FANDOM


Content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Klipper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社区来 编辑它

情节翻译丶补充等。
凛冬的风
第6季, 第10集
610 Sept of Baelor Destruction Promo
上映日期 2016/06/26
编剧 David Benioff
D.B. Weiss
导演 Jack Bender
相关剧集
上一集
"野种之战"
下一集
"龍石島"

"凛冬的风"是HBO播出的权利的游戏第六季中的第十集,于2016年6月26日上映,是第六季的最后一集。本集由大卫·贝尼奥夫D·B·韦斯编剧,由杰克·本德导演。

故事主线

当进行对瑟曦的审判时,詹姆瓦德·佛雷侯爵孪河城庆祝夺回奔流城戴佛斯琼恩指控梅丽珊卓的所作所为,而小指头珊莎显露他的意图。与此同时,布兰继续追求在塞外的知识以对付即将来临的「凛冬」。

图片集

与原著对比

  • 本集如下内容改编自《冰雨的风暴》如下章节:
    • 终章:佛雷家族的成员纷纷遇刺。刺客是一位前来寻仇的史塔克家族成员,曾经被认为已死。
  • 本集如下内容改编自《群鸦的盛宴》如下章节:
    • 第四十章,塔楼上的公主:多恩的统治者揭示其与坦格利安家族结盟的计划,宣称现在应得到“复仇、正义、血与火”。
    • 第45章,山姆威尔V:山姆·威尔塔利抵达学城,面见一位学士会的管理员。
  • 本集如下内容改编自《魔龙的狂舞》如下章节:
    • 第19章,戴佛斯III:戴佛斯·席渥斯和维曼·曼德力伯爵目睹一位年轻的北境贵族女子宣布其对史塔克家族忠心耿耿的动人演讲。
    • 第24章:戴佛斯IV:维曼·曼德力伯爵证明其对史塔克家族的忠诚。
    • 第37章:临冬城王子:一个北境贵族为了一雪红色婚礼的前耻,将几个佛雷家族的失踪成员杀死并填入肉饼充作馅料,还用肉饼接待其他佛雷家族成员。
    • 终章:派席尔大学士遇害。 瓦里斯的“小小鸟”们捅死了一个御前会议成员。小小鸟的主人告诉临死的人说他不得忍受任何对其受害者的不敬行为,又说被害人不会独自死去。凯冯·兰尼斯特爵士遇害。瓦里斯回到维斯特洛,为复兴坦格利安家族开辟道路。几只白鸦被送出学城,在一座重要城堡上方着陆,昭示凛冬已至。
  • 本集剩下的部分疑似改编自尚未出版的《凛冬的寒风》。

摘要

孪河城

詹姆·兰尼斯特波隆到达孪河城后,庆祝夺回奔流城和佛雷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结成联盟。然而,詹姆一心想要返回君临瓦德·佛雷侯爵为了与詹姆建立关系而不断吹嘘自己的胜利,表示他们同样是弑君者。詹姆反问瓦德·佛雷,若然佛雷家族不能控制奔流城,为何兰尼斯特需要与他们结盟。

过了一段时间后,瓦德·佛雷在独自进餐,有位侍女为他端上馅饼。他问那位侍女是谁然后拍打她的背后。他继而抱怨迟迟不来的儿子们,黑瓦德罗索·佛雷,并问侍女他们在哪里。侍女说他们已经在这里。瓦德切开馅饼并看到一根手指,原来他已经吃了以儿子们的肉所制成的人肉馅饼。侍女撕开面具并露出了艾莉亚·史塔克的样子,她表示瓦德死前要看着史塔克家族成员的笑脸。瓦德尝试逃走,但是艾莉亚按着他,慢慢割开他的喉咙,默默看着杀死他母亲和哥哥的男人流血而死。

君临

在君临,所有人正准备对洛拉斯·提利尔爵士与瑟曦·兰尼斯特进行审判。 玛格丽·提利尔王后、梅斯·提利尔公爵与凯冯·兰尼斯特爵士一同进入贝勒大圣堂。当大学士派席尔赶去圣堂时,有名孩子叫停了他,并在他耳边窃窃私语。

大麻雀在等待时,麻雀先把洛拉斯爵士带上前。在审判开始前,洛拉斯说他愿意在七神面前忏悔。大麻雀指这会夺去他的家族姓氏以及在高庭的贵族身份,但是洛拉斯依然含泪表示同意。于是麻雀把七芒星的图案刻在洛拉斯的额头上。玛格丽与梅斯因大麻雀伤害了洛拉斯而感到不快,但大麻雀说他只是答应了放走洛拉斯。

Sept of Baelor Destruction Wider Shot, Season 6 Episode 10.

野火吞没贝勒大圣堂。

国王托曼·拜拉席恩准备离开红堡参与他母亲的审判,但是格雷果·克里冈爵士阻止他离开。 蓝赛尔告诉大麻雀瑟曦仍未离开红堡,大麻雀叫他带瑟曦回来。蓝赛尔刚走出圣堂,便看到一名孩子引诱他走。与此同时,派席尔跟随小孩到一间房间,科本在等着他。科本先向派席尔道歉,并让一群小孩反复刺向他,使他马上步向死亡。

玛格丽开始察觉到异常,她发现瑟曦和托曼都不在圣堂,并告知大麻雀。她指出这是一个陷阱,但是大麻雀并不相信。在圣堂的地道中,蓝赛尔继续跟随小孩。突然小孩的身影消失了,只留下火把。蓝赛尔捡起火把后,小孩刺向他的腿部然后逃走。蓝赛尔爬到有光芒的地方,发现快要燃尽的蜡烛连接着野火。这时在圣堂的玛格丽想叫所有人马上离开,但是受到教团武装起事的阻碍。蓝赛尔尝试爬向蜡烛处的同时,蜡烛燃尽引发了野火,整贝勒大圣堂被野火吞没,没有人能幸免。

瑟曦看着爆炸的大圣堂,笑着尝一口美酒。在别的房间中,托曼看得目瞪口呆。他脱下了王冠,在窗台跳下去。

瑟曦去了捆绑乌尼亚修女之处,把红酒倒在乌尼亚修女的脸上。瑟曦指她在监禁时被乌尼亚折磨是因为乌尼亚的感觉良好,而不是七神的指示。然后她继续嘲讽乌尼亚,说自己引起一片绿海是因为她的感觉良好,杀掉所有人也是因为她的感觉良好。最后乌尼亚修女说她不害怕死亡,瑟曦表示乌尼亚的死期还很远,并吩咐格雷果·克里冈爵士进来。他脱下头盔,开始慢慢折磨乌尼亚。瑟曦走近大门并不断说道「耻辱」,就如游街当天乌尼亚对待她一样。

Tommen Baratheon(Lannister) jumps out of his window, Season 6 Episode 10.

托曼自杀。

当找到托曼的尸体后,瑟曦与科本站在托曼的遗体旁,坚持看她儿子的最后一面。科本问瑟曦如何办理后事,瑟曦说烧了遗体,把它埋葬在贝勒大圣堂的废墟中,这样托曼便可以与他的哥哥姐姐祖父一起安眠。

詹姆波隆回到君临后,马上发现城上的巨大烟雾和成为了废墟的大圣堂。詹姆马上前往王座厅,并看到瑟曦登上了铁王座,而科本为她加冕成为七国之后。

旧镇

Sam in tower library

山姆在学城的图书馆。

山姆吉莉与她的儿子到达旧镇后,发现参天塔和一群白鸦,表示凛冬已来临。

当到达学城文书台后,山姆交付守夜人总司令琼恩·雪诺的推荐信。文书台前的学士目无表情地指出,书上纪录的守​​夜人总司令和学士各自为杰奥·莫尔蒙伊蒙。山姆尴尬地告知他这两人已过世。然后该名学士让山姆通过学城的图书馆,但马上阻止吉莉与她的儿子进入。当山姆进入图书馆后,见识到堆积如山的书籍和卷轴。

塞外

The Winds of Winter 22

布兰看见他父亲与姨妈莱安娜的过去。

班扬梅拉布兰带到长城附近的树林,旁边有棵鱼梁木心树。班扬指他不能再前进,因为长城的魔法能防止尸鬼穿过,就如他一样。他计划回去准备快要来临的战争,只要他还生存的话。

布兰感谢他的叔叔后,班扬便乘马回到树林之中。这时,布兰想要通过鱼梁木看过去发生的事时,梅拉怀疑布兰是否已经准备好,但是布兰坚持说他必须成为三眼乌鸦,并把手放在树上。他曾经看过一段有关于极乐塔的故事,但由于旧三眼乌鸦的间断,他无法看完整个故事。这次他没有叫停他的父亲,让年轻的父亲走往塔内。在塔内,奈德发现她的妹妹莱安娜·史塔克躺在满布鲜血的床上,而附近一个侍女手抱着婴儿。虚弱的莱安娜希望奈德能答应她给孩子一个身份,并保护他的安全,不然劳勃·拜拉席恩会杀死她的孩子。当奈德看着婴儿,婴儿张开了深渊的眼睛,就如琼恩·雪诺一样。

北境

临冬城中,所有波顿家族的物品已经收拾好。 戴佛斯伯爵提起梅丽珊卓曾做过的恶行,他无法忘记在火中慢慢烧死的希琳公主,他要求梅丽珊卓解释自己的行为。而梅丽珊卓保持沉默,但是戴佛斯已经无法冷静下来,愤怒地说是梅丽珊卓教唆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国王烧死自己的亲女儿去献祭光之王。梅丽珊卓为自己辩护说史坦尼斯的军队被积雪滞留,而且希琳公主的父母也同意这个决定。戴佛斯马上驳回她的说法,他认为烧死儿童的神是邪恶的,更说明自己视希琳·拜拉席恩为亲女儿。梅丽珊卓最终承认自己犯了错误,表示自己误会了神的旨意。最后,戴佛斯指梅丽珊卓的错误不止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更夺走了一群好士兵的性命。

The Winds of Winter 20

梅丽珊卓被驱逐出北境。

琼恩·雪诺听完这件事情后,问梅丽珊卓还有什么为自己进行辩护。梅丽珊卓重复说她只是依照光之王的旨意,而光之王也曾让琼恩起死回生。琼恩决定让梅丽珊卓南下,否则把她当作杀人犯处理。戴佛斯亦表示梅丽珊卓绝对不可再在北境出现,不然他会动手杀掉她。

琼恩与珊莎远看离开临冬城的梅丽珊卓。琼恩告诉珊莎他准备了艾德凯特琳的房间给她,但珊莎坚持认为他也应该拥有这间房间。琼恩指珊莎是临冬城的淑女,亦感谢她使临冬城能够夺回。珊莎对自己隐瞒贝里席谷地骑兵的事感到抱歉,而琼恩则问她是否相信贝里席,她坚决否认。琼恩告诉珊莎他们必须互相信任,指史塔克仍有很多敌人,并亲吻珊莎的额头。

神木林小指头接近珊莎,珊莎问他到底有何意图,小指头坦言自己想拥有铁王座,还有珊莎相伴。然后小指头靠近珊莎并试图亲吻她,珊莎走开。小指头表示他已经公开宣布自己忠于史塔克家族,而珊莎提醒他也曾经声明自己忠于其他家族。小指头解释这已经是过去,他现在已经着眼未来,并补充珊莎是史塔克家族的未来。当珊莎离开时,小指头提问北境的家族会支持哪方:奈德凯特琳·徒利的亲女儿,还是诞生在南方、没有母亲的野种。珊莎停下来思考数秒,没有转头理会他,并继续前行离开神木林。

然后,在临冬城的大厅中,约恩·罗伊斯伯爵反对谷地骑兵与入侵境内的野人结盟,而托蒙德指出他们是被邀请境内到而非入侵者。琼恩说自由民在野种之战时与谷地骑兵一同战斗并获得胜利,而他的父亲也曾说在战场上能找到真正的朋友。 克雷·赛文伯爵指波顿家族已被击败,战争已经结束。他建议大家骑马回家以对付寒冬。琼恩反驳战争还未完结,真正的敌人不会等待暴风雪,而是带来一场暴风雪。这番说话引起了一众出席者的讨论。

Jon Snow is declared King in The North Season 6 Episode 10 Preview.

琼恩成为北境之王。

这时莱安娜·莫尔蒙站起来,对威曼·曼德勒伯爵说他的儿子红色婚礼被谋杀,但他最近拒绝了史塔克家族的传唤。然后她面向罗贝特·葛洛佛伯爵,提醒他曾宣誓忠于史塔克家族,但他在史塔克家族最需要帮助之时拒绝伸出援手。最后,她面对着克雷·赛文伯爵,提醒他的父亲在生时被拉姆斯·波顿剥皮,但​​是他也拒绝援助史塔克家族。她亦补充,莫尔蒙家族和北境只会把史塔克家族的人承认为王,她不理会琼恩·雪诺是否野种,她只在意琼恩的身体流着艾德·史塔克的血,所以承认琼恩是她的王。

出席者再次进行热烈讨论,直至威曼伯爵站起来,并认同莱安娜所说的是事实。他指当自己的儿子为少狼主而死后,他是为了保护曼德勒家族才无视琼恩的传唤。威曼伯爵更指琼恩为红色婚礼进行报复,是「白狼」,是北境之王,继而举剑宣誓。罗贝特伯爵亦站起来,对以前没有为琼恩而战表示歉意并请求原谅。琼恩谦卑说道无事需要原谅。罗贝特伯爵转身并面向其他伯爵,宣布更多战争即将来临,而葛洛佛家族亦会永远站在史塔克家族之处。他亦举剑跪下以示效忠,欢呼琼恩成为北境之王。所有人亦随后站起来,高呼北境之王。同时,琼恩向着珊莎微笑,而珊莎则看着小指头,而小指头亦阴暗地看着她。

多恩

艾拉莉亚沙蛇奥莲娜·雷德温会面,奥莲娜知道他的儿子和孙儿们已经死去。艾拉莉亚建议彼此为生存而合作,共同对抗瑟曦。奥莲娜指瑟曦夺去了雷德温家族的未来,因此她的目标并不只是生存。艾拉莉亚承诺与奥莲娜结盟,让奥莲娜期待新的未来。奥莲娜讥讽地问道是什么,艾拉莉亚指这是正义和复仇。于此时,瓦里斯现身并说:「火与血。」

弥林

达里奥·纳哈里斯与女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会面,报告舰队快要准备好。达里奥表示渴望看见多斯拉克人如何过海,并决定于凯岩城切断兰尼斯特的后路。丹妮莉丝则说他不用前往,指他需要留在弥林维持城市的和平。丹妮莉丝说婚姻是考虑结盟时最宝贵的筹码,所以不能带自己的爱人到维斯特洛。达里奥请求丹妮莉丝带他走,指出国王一直有爱人伴在身旁,女王也该如此,但是丹妮莉丝立场坚定。达里奥意识到这是侏儒的决策,并承认这是很好的一步。丹妮莉丝确定达里奥能遇到更好的爱人,但达里奥说无人能及龙之母。最后,丹妮莉丝命令达里奥维护弥林的和平,并将奴隶湾改命为龙之湾。

Daenerys Targaryen Sails to Westeros, Season 6 Episode 10 Preview.

丹妮莉丝与她的舰队向维斯特洛前进。

当达里奥离开后,丹妮莉丝前往提利昂之处。丹妮莉丝感谢他并承认自己不对达里奥的离开感到失落,她亦对自己的无情感到惊讶。提利昂说达里奥不是第一个爱上丹妮莉丝的男人,亦不用担心他是最后一个。然后,丹妮莉丝提起提利昂在她自己离开时对弥林的管治,提利昂表明自己不再相信自己或其他人,只信奉丹妮莉丝一人。最后,丹妮莉丝为提利昂佩戴首相胸针,提利昂亦于她前面跪下。

然后,卓耿雷哥韦赛利昂飞越由多斯拉克人铁种多恩人无垢者等人所组成的舰队,身穿黑衣的丹妮莉丝站在首舰,旁边站着提利昂、弥桑黛瓦里斯。丹妮莉丝看着远方,准备引起一场火与血的战争。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