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冰与火之歌

S05E09

简体 | 繁體

5,301篇词条
已被建立
添加新页面
条评论0 分享
Content.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Klipper.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社区来 编辑它

情节翻译丶补充等。
魔龙狂舞
第5季, 第9集
DaenerysDrogon-Daznakspit.jpg
上映日期 2015年6月7日
编剧 大卫·贝尼奥夫 & D·B·韦斯
导演 David Nutter
相关剧集
上一集
"艰难堡"
下一集
"母亲的慈悲"

"魔龙狂舞" 是HBO播出的权利的游戏第五季中的第九集,于2015年6月7日上映。本集由大卫·贝尼奥夫D·B·韦斯编剧,由戴维·纳特导演。

故事主线特兰

琼恩·雪诺返回到绝境长城艾莉亚遇到了疑似杀死西利欧的马林。梅斯到访铁金库史坦尼斯面临着一个困难的抉择。丹妮莉丝对血腥的竞技比赛实行监管,但遭到鹰身女妖之子的袭击,乘龙而去。

长城

琼恩·雪诺托蒙德带着从艰难屯幸存的几千野人来到长城外,黑城堡的城门前。艾里沙·索恩爵士不想放旧敌进长城,僵持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命令打开城门。几千野人穿过长城进入黑城堡,其中有不少妇孺,还有巨人旺旺的身影。守夜人的汉子们大多对他们怒目而视。艾里沙不冷不热地对琼恩说他心肠很好(救了这么多人),但最后说不定会让他们全部送命。

琼恩与山姆威尔·塔利重聚,他有些沮丧,说任务失败了,他们只带回了一小部分艰难屯的野人。山姆指着经过的野人们,评价说如果他没行动起来,连这些人也会死,所以他们并没有那么失败。

北境

入夜以后,史坦尼斯营地内。梅丽珊卓在营帐中盯着火盆上的火光,想要看到光之王给出的幻象。远处有几个营帐被烧着了,惶惑的人们一片嘈杂,有匹着火的马一边嘶鸣一边狂奔。就在这一夜,拉姆斯·波顿和二十个手下奇袭大营,烧掉了大量军粮和攻城辎重。大火烧死了几百只马。戴佛斯禀报说情况非常不容乐观:他们的补给已经不够撤回黑城堡,也不够进军到临冬城,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就算急攻临冬城夺粮也几乎没有胜算。史坦尼斯质问遭袭的原因,戴佛斯交代说与他们相比,波顿对北境地形了如指掌,轻易就潜进了大营。史坦尼斯表示守营的士兵不是里通外敌就是玩忽职守,才会致此大祸,他下令将他们统统处死。史坦尼斯还下令把死马统统分了吃肉,他们还能撑一小段时间。

史坦尼斯深受打击,举止阴郁,他相信自己只有一着棋能下。他先是命令戴佛斯回黑城堡向琼恩·雪诺求援。戴佛斯很不解,就算琼恩同意支援补给,也不一定能及时运过来。况且史坦尼斯明明可以派个信使,却派他去。史坦尼斯坚持说他需要国王之手亲自出面斡旋以说服琼恩——戴佛斯没料到史坦尼斯只是把他支走,以免误了自己要做的事。

戴佛斯去了史坦尼斯的小女儿希琳·拜拉席恩的帐子去道别。她正津津有味地读着慕昆大学士关于七国史上著名内乱血龙狂舞的著作。他们一起笑话了书里一个试图杀死巨瓦格哈尔的骑士——他拿着镜盾走到龙跟前,却没能骗过巨龙,被龙焰活活烤死。戴佛斯送给她一个自己刻的雄鹿木雕。她问为什么他对她这么好,他解释说他一直很后悔他的儿子马索斯要教他读写的时候他总是不同意。马索斯在大战中阵亡后,是希琳教会了他读写,圆了他儿子生前的愿望。

戴佛斯走后片刻,史坦尼斯也来看希琳,他明显有所动摇,想和和气气地和她再说说话。他问她在读什么,她解释说她看的血龙狂舞是雷妮拉·坦格利安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伊耿争夺铁王座的一场猛烈内战。七大王国的王公贵族们各为其主,自相残杀,王国一分为二。这也是坦格利安家族的一场浩劫,其遗祸始终未能平复。史坦尼斯问她雷妮拉和伊耿之间她会作何选择,她说她哪边都不会选——把维斯特洛拖入内战的正是这种站队行为。史坦尼斯沉重地说这个世界有时会逼着个人去做出艰难的抉择,如果他对自己足够诚实,知道有些事是必须做的,那其实就不叫抉择—— 即便他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希琳说这没有关系,她想帮他的忙,尽管他回答说她还不知道他要做的是什么。她表示不在乎,问自己能不能出一份力,他给出了肯定答复。希琳坚称自己愿意出力,因为她是拜拉席恩家族的希琳公主,他的女儿。他们抱了抱,史坦尼斯紧紧把她搂在怀里,低声说着“原谅我”。

后来,希琳走出帐篷,看到外面围了一群士兵,询问她的父亲在哪儿。当她走到人群前部的时候,她看见梅丽珊卓站在柴堆前,柴堆中央是一根大木桩。她开始尖声叫着要见她父亲,但几个士兵控制住她,把她拖到柴堆前,绑在了木桩上。梅丽珊卓想让她静下来,她安慰说一切很快就会过去。希琳的哭叫声传遍了大营,但所有人无动于衷。史坦尼斯和希琳的母亲赛丽丝后来也出现在人群中。希琳看见了他们,她哭求她的父母来帮帮她,但他们没有。赛丽丝大声说服自己,这场献祭是光之王的意愿。

梅丽珊卓开始祈祷,并宣布说他们向光之王献出这个女孩的生命,接着点燃了柴堆。她之前也向史坦尼斯解释过,她相信希琳的生命带着国王之血的力量,会取悦光之王,作为奖赏他会雪中送炭,让暴雪天放晴。史坦尼斯相信如果不这么做,他们都会被困在雪中活活饿死。希琳不停地哭喊:“妈妈,救救我!”“爸爸,救救我!”最后就连待女儿一向冷淡的赛丽丝都崩溃了,她向前奔去,哀求他们快停手。但士兵们抓住了她,她瘫倒在地,绝望得大哭。希琳的哭声里掺进了越来越多的恐惧,但史坦尼斯依然驻足旁观,赛丽丝则软在地上哭个不停。火焰烧着希琳的时候,她疼得说不出话只有尖叫,最后就连史坦尼斯都不忍再看,希琳被活活烧死了。

多恩

詹姆·兰尼斯特阿利欧·何塔带到流水花园的主建筑,在一个豪华的露天房间见到了道朗·马泰尔亲王,一旁还有艾拉莉亚·沙德、道朗之子崔斯丹·马泰尔、詹姆的“侄女”弥赛菈·拜拉席恩。他们各自坐卧在一圈躺椅上,弥赛菈偎在崔斯丹怀里。詹姆注意到弥赛菈现在穿着一件暴露的多恩裙服,她表示多恩的温暖气候和她很相宜。

此时道朗问詹姆潜入多恩劫持弥赛菈回君临的动机。他说他担忧她的安危,道朗反问他为什么不派渡鸦送封信来说明情况,詹姆解释说他收到了恐吓信息:被塞在毒蛇口中的弥赛菈的金狮挂坠。道朗对艾拉莉亚怒目而视,而弥赛菈带着疑惑解释说她的挂坠只是从自己房间被偷走了。

詹姆问道朗是否要处死他,他(了解完事情原委后)表示不会,他并不想发动战争。他见识过战争能带来什么:战场上尸积成山,后方城市里孤儿活活饿死,他不想把人民带入战争的深渊。艾拉莉亚挑衅说:他能做什么,和兰尼斯特把酒言欢么?而他回答说这恰恰就是他现在要做的事,同时把詹姆的酒杯满上,高举酒杯为托曼·拜拉席恩一世的漫长统治而祝酒。詹姆喝掉了杯中酒,而艾拉莉亚则一脸嫌弃地把酒洒在了地上。

道朗问托曼是否下了死命令要他姐回都城,詹姆礼貌地表示肯定,道朗回答说他不能违抗君令——弥赛菈会被送回君临。她一时比较沮丧,但道朗讲出了他的解决方案:让他的儿子崔斯丹一同前去,担任泰温许诺给红毒蛇御前会议要职。道朗坚称铁王座和多恩的盟约要继续,崔斯丹和弥赛菈的婚约必须维持,而崔斯丹会坐上他叔叔生前在御前会议的位子。詹姆认为道朗的要求非常合理,弥赛菈听说不用与崔斯丹分离也欣喜若狂,詹姆最终同意。艾拉莉亚起身离开,临走前怒骂说难怪道朗站不起来,他压根儿没有脊梁骨。她刚想走,道朗抓住她的手臂,低声说她是他四个侄女的女儿,因此他也希望她此生圆满,但如果她再敢出言不逊,他就要改主意了。

詹姆又问起尚在收监的波隆会受何惩罚。在带走弥赛菈的行动中波隆肘击了崔斯丹,道朗问詹姆在他那里袭击王子该当何罪。詹姆礼貌地坚持说波隆只是奉命行事,下令的是他自己。崔斯丹同意了,他说他从父亲那里学到了关于宽恕的珍贵一课,但他加了个“条件”。

在牢房里,娜梅莉亚·沙德特蕾妮·沙德闲着无聊互相打着玩,奥芭娅·沙德则试图无视她们小睡一会儿。守卫来带走了波隆,特蕾妮在他领走前又调笑了几句。阿利欧带着波隆来到众人所在的露天房间。波隆看到崔斯丹后立刻道歉说自己之前不是故意打他的。詹姆高兴地告诉波隆马泰尔同意波隆跟詹姆走,但有个条件:阿利欧随即二话不说把波隆一肘打在面门上,将其击倒在地。他和崔斯丹就算两清了。

后来,在院子里,阿利欧把艾拉莉亚和沙蛇们带到了道朗的轮椅前。道朗给艾拉莉亚下了最后通牒:她要么发誓效忠于他,不再搞这种动作,要么就选择死亡。艾拉莉亚忍着眼泪跪下吻了他的手。道朗说他给她第二次机会,又严厉地警告说事不过三。

艾拉莉亚随即找到正向君临复命说明归来计划的詹姆。他用着非惯用的左手,写的相当费劲,艾拉莉亚评价说他的字像七岁小孩。她说在君临她和奥柏伦的肉体关系遭到鄙视,他和瑟曦之爱更不为世人所容——詹姆沉默,不置可否——这是很奇怪的,尽管如果他们是百年前的坦格利安,没人会对他们的关系眨一下眼。(可能是由于道朗的敦促,)她又神秘兮兮地说,她知道“你女儿”弥赛菈和奥柏伦之死没有瓜葛,说不定詹姆在这件事上也是清白的(事实的确如此,奥柏伦是自愿参加比武审判的)。她退了出去,留下詹姆思忖着她那半像不像的道歉。

布拉佛斯

艾莉亚又一次换上了拉娜的身份,推着装满牡蛎、蛤蜊、扇贝的小车在布拉佛斯沿街叫卖。她路过那个给水手卖保险的瘦子,无面者此前派任务让她用牡蛎暗杀他。但她就要接近他时却半路停下,盯着码头,那里的一条船吸引了了她的全部注意力。从船上下来的是财政大臣梅斯·提利尔,他的护卫队长正是艾莉亚暗杀名单上的御林铁卫马林·特兰爵士。马林参与了对她父亲的背叛,还杀了她的舞蹈老师西利欧·佛瑞尔 。梅斯由瑟曦派来和铁金库交涉,尽量争取一点时间来解决麻烦——铁金库已经开始向负债累累的王室催债了。梅斯在码头受到了银行家代表泰楚·奈斯托斯的迎接。梅斯温和有礼地向泰楚打招呼,还憋出了几个并不好笑的笑话。从始至终艾莉亚都一动不动地盯着马林爵士,对瘦瘦的人要买牡蛎的要求视若罔闻。

艾莉亚中止了对瘦瘦的人的刺杀任务,转而跟着正陪同梅斯的马林爵士。在拜访过铁金库后,马林和另几个兰尼斯特护卫在夜间离开了梅斯那里,去逛妓院了。艾莉亚伪装成拿着手篮卖牡蛎、蛤蜊的姑娘,潜入了妓院里。负责守卫的布鲁斯科起先不想放她进去,但艾莉亚的常客之一,妓女劳拉要他放她进来,因为牡蛎据说能勾起欲望。艾莉亚卖了会儿牡蛎,然后就朝后面的房间走去,隔着百叶窗偷看马林。有那么一会儿,马林看到了她,觉得有些面熟,但没细想。

老鸨给马林依次看了几个姑娘,但马林都嫌年纪太大。她又带出了最年轻貌美也最贵的安娜拉,马林依旧嫌不够嫩。老鸨慢慢察觉到马林就喜欢豆蔻年华的小女孩,就和艾莉亚差不多大的那种。她带出来一个年龄很小的女孩,马林粗声粗气地接受了,又赤裸裸地要求明天在带个新的给他。他走后老鸨找到了艾莉亚,把她轰走了。

后来艾莉亚空手回到黑白之院,并未完成无面者安排的任务。贾昆·赫加尔询问原因的时候她撒谎说瘦瘦的人今天不饿,没买牡蛎。贾昆打趣说没准这就是他那么瘦的原因,艾莉亚保证她明天会继续她的暗杀任务。她走后贾昆虽然对她的话略有怀疑,却没有表露出来。艾莉亚就要有大动作了。

弥林

提利昂·兰尼斯特弥桑黛达里奥·纳哈里斯的陪伴下,丹妮莉丝在达兹纳克竞技场的贵族区域坐等开幕。西茨达拉·佐·洛拉克随后到来,声称刚刚在给角斗大会做最后安排。头两个角斗士在场上站定后,西茨达拉告诉丹妮莉丝要击掌以宣布角斗开始。在第一场期间达里奥和西茨达拉一直在斗嘴,旁边的丹妮莉丝也因此没有关注面前的表演。乔拉·莫尔蒙向她献上致辞时她的注意力才重回场上。他此前胜过多场,现在参加的是一场多人混战。共有六个斗士,和乔拉对上的是一个诺佛斯长斧手。诺佛斯斗士打中乔拉几次,最终把他击倒在地,但在混乱的打斗中乔拉拔出匕首插进了诺佛斯斗士的胸膛。同时,布拉佛斯水舞者轻松击杀了多斯拉克人,对上了乔拉。乔拉发现自己被水舞者一路压着打,几无胜算,被割了好几道。在战斗中,一个弥林斗技士用长枪刺穿了乔拉对手的胸膛。当时水舞者已经把乔拉打倒在地,就要补上最后一剑,却没有注意到背后暗下杀手的斗技士。乔拉又和斗技士大战一场,将其击杀,成为了还站着的最后一个角斗士。

在这个时刻乔拉突然拔起一把长矛掷向贵族区域——刺中了达里奥背后的一个鹰身女妖之子。突然,鹰身女妖之子在竞技场的各个角落纷纷现身,开始屠杀通敌伟主和自由民,就连西茨达拉也被杀了。乔拉和达里奥从贵族区域救走了丹妮莉丝,而提利昂救了弥桑黛。他们发现各个出入口都被敌人封住了,只得和剩余的无垢者一起站在场地中央。敌众我寡,希望渺茫,丹妮莉丝握住弥桑黛的手,准备赴死。

刹那之间龙啸响彻天空,卓耿从竞技场上空降下来,边飞边喷吐烈焰。

卓耿叼住一个离他最近的女妖之子又甩又咬,最后把他活活杀死,这把不少敌人吓退几步。但他们又重整起来,朝卓耿扔长矛,丹妮莉丝忙把扎中的长矛用力拔出来。丹妮想把卓耿带出女妖之子的射程以外,于是她爬到他背上,要他飞。就这样,她成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个坦格利安驭龙者。鹰身女妖之子被暂时打退了,达里奥、乔拉、弥桑黛和提利昂纷纷带着震惊望向卓戈越飞越远的身影。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