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Content.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Klipper.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社区来 编辑它

情节翻译丶补充等。


弥莎Mhysa (TV)),是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电视剧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十集。本集由大卫·贝尼奥夫D·B·韦斯编剧,由戴维·纳特导演,于美国东岸时间2013年6月9日晚上九时首播。

本季剧情围绕着“红色婚礼”叛变事件的善后工作:佛雷家族得到了奔流城的王座,卢斯·波顿被任命为新的“北境守护”,这些事件导致了了兰尼斯特家族的胜利,也导致了葛雷乔伊家族采取新的军事行动。在北境伊蒙学士送出乌鸦,警告全体维斯特洛有关异鬼到来的消息。狭海对岸,渊凯城中被释放的奴隶赞颂丹妮莉丝为他们的“弥莎”。

剧情

君临

因为提利昂珊莎散步时,戏谑地讨论如何处理那些在公众场合嘲弄的身份的人,他们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些。波德瑞克·派恩通知提利昂去参加一个御前会议。提利昂在会议上得知了红色婚礼罗柏凯特琳的死讯。国王乔佛里想把罗柏的头做礼物送给珊莎,使提利昂再次警告乔佛里。乔佛里愤怒声称要报复提利昂。泰温的企图平息事态,但乔佛里说他并不害怕泰温,泰温派人强行送令他回房并服用镇静剂。当其他议员离开后,泰温和提利昂讨论孪河城的谋杀,谈及在提利昂珊莎的儿子成人前,卢斯·波顿都将担任北境守护的职位。提利昂警告说,北方人不会忘记,更不会原谅兰尼斯特红色婚礼的所作所为。谈话结束后,泰温指责提利昂还没让珊莎怀孕,并告诉提利昂关于他出生时的情况。提利昂回到卧室,想把这个坏消息告诉珊莎:他发现珊莎悲伤地盯着窗外,满面泪痕,原来她已经知道了。考虑到冰冷的安慰不会使珊莎更舒适,提利昂离开了卧室。

某处,瓦里斯雪伊讨论他们共同的东方文化,提利昂的婚姻对雪伊影响很大。瓦里斯给雪伊一包钻石,希望她乘船去厄斯索斯,去过新的生活,从危险中解放出来,但雪伊拒绝这个请求。晚上,瑟曦王后探访提利昂,告诉他快让珊莎怀孕,怀孕会让珊莎会高兴的。就像当初她怀上乔佛里时。

詹姆布蕾妮, 和科本到达君临, 詹姆立刻去见了瑟曦。

孪河城

在他们的国王被谋杀不久之后,忠诚的史塔克的护卫军在孪河城外与佛雷打一场败仗 。 猎狗艾莉亚都惊恐地看到,佛雷士兵把罗柏的尸体上插上罗伯的冰原狼灰风的头,游行示众。之后艾莉亚和猎狗遇到4个佛雷家的士兵讨论罗柏·史塔克的谋杀。艾莉亚溜下马,攻击了那个声称亵渎罗柏的尸体的人,反复刺向那个士兵的脖子。当另外几个士兵想要救他时,猎狗轻易地杀死他们。

婚礼后次日早晨,瓦德·佛雷侯爵卢斯·波顿讨论了前一天晚上的事件,黑鱼的逃走,以及他们的各自的新职位奔流城领主、北境守护。瓦德问波顿什么事使临冬城成为了一片废墟,波顿回答说,他派他的私生子拉姆斯·雪诺席恩夺取了城堡。尽管拉姆斯答应以席恩的投降为条件换取铁民的安全离开,但是拉姆斯还是杀死了所有的铁民并剥了他们的皮。

北境

在到达废弃的长夜堡后,梅拉·黎德告诉布兰玖健的城堡很安全可以进入。围着火堆,布兰讲述了鼠厨师的故事 ,一个守夜成员在他的屋檐下,杀死了客人的故事,连神灵都不可能原谅这种罪行。后来,布兰是被一个声音惊醒,他唤醒同伴。一个大个子的男人爬出水井,梅拉攻击了他。但之后他们发现他是山姆威尔·塔利吉莉。山姆看到布兰的冰原狼后很快猜出了布兰的身份,。布兰问山姆长城以北的通道在哪里,虽然山姆反对他们要去长城以北,他最终还是温和地带他们去了通道。分开之前,山姆把剩余的龙晶送给他们,并告诉他们,只有龙晶可以杀死异鬼。山姆和吉莉到达了黑城堡,他们去伊蒙学士汇报自己的情况,告诉他长城之外发生的事情。伊蒙学士允许吉莉和她的儿子和作为难民留下来,并送出所有的乌鸦把异鬼出现的消息传递出去。

长城以外,当琼恩听到耶哥蕊特拉弓的声音,他停止清洗他的伤口。琼恩试图说服她不要攻击他,但是当琼恩转身离开时,她击中了琼恩的肩膀。琼恩设法上马,耶哥蕊特继续射击他,这一次射中了左腿。第三次射中了后背。琼恩到达黑城堡,他因为伤势过重昏了过去。在守夜人兄弟山姆和派普尔发现了琼恩。

恐怖堡,神秘的男孩的真实身份是拉姆斯·雪诺席恩乞求拉姆斯·雪诺杀了他,结束他的痛苦。拉姆斯简单地回答说,他活着更有价值,拉姆斯给席恩起了新的绰号“臭佬”,并不断殴打他,直到席恩接受这个新的名字。

铁群岛

领主巴隆·葛雷乔伊收到了拉姆斯·雪诺的来信,粗暴地传达了他的要求,他要所有的铁民士兵撤出的北境他的控制范围之下,不然就剥了他们的皮。随信,拉姆斯附送了一个箱子,里面有席恩被切断的男性器官。他的女儿阿莎坚持救出席恩,但遭到了巴隆的拒绝,巴隆决意让席恩继续受折磨。阿莎不服从父亲的决定,决定带领50个最好的铁民和最快的船进军恐怖堡。

龙石岛

在地牢里,席渥斯探访了詹德利,试图与他交流,并告诉詹德利一个关于如何成为一名领主的故事。后来席渥斯与希琳公主练习阅读时,他读到了守夜人发来的信件。当听到钟声响起,戴佛斯离开希琳去见史坦尼斯梅丽珊卓。史坦尼斯告诉戴佛斯关于罗柏·史塔克的死讯,他归功于梅丽珊卓燃烧水蛭的仪式。梅丽珊卓计划烧死詹德利作为光之王的祭品,尽管戴佛斯试图让史坦尼斯放弃詹德利,但史坦尼斯坚持要牺牲他。到了晚上戴佛斯从地牢中释放了詹德利,并给他一条船逃出龙石岛

随后,史坦尼斯和梅丽珊卓问席渥斯是否放走了詹德利,他并不否认。史坦尼斯要对席渥斯用死刑,但席渥斯告诉史坦尼斯,他需要席渥斯的帮助。席渥斯拿出来自长城的信件。梅丽珊卓燃烧信件,并在火中看到北境未来的战争。她告诉史坦尼斯,只有他能拯救北境,他将需要席渥斯的帮助,席渥斯免于死刑。

狭海对岸

渊凯城外,丹妮莉丝,她的顾问和无垢者军队准备迎接并释放这个城市的奴隶。他们到达时,弥桑黛告诉奴隶们,丹妮莉丝已经给他们自由,但丹妮莉丝告诉奴隶们,只有奴隶自己解放自己。人群开始高呼“弥莎”,弥桑黛告诉丹妮莉丝这是吉斯卡利语,意为“母亲”。丹妮莉丝命令她的飞起来,当她的军队走进被释放的奴隶人群中,他们将丹妮莉丝到高举过肩。她微笑着,抬头看着天空中,她的龙在自由飞翔。

出场人物

Main: Mhysa/Appearances

首次出场

死亡角色

演员阵容

主演

    ■ Peter Dinklage 提利昂·兰尼斯特
    ■ Nikolaj Coster-Waldau 詹姆·兰尼斯特
    ■ Lena Headey 瑟曦·兰尼斯特
    ■ Emilia Clarke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 Kit Harington 琼恩·雪诺
    ■ Iain Glen 乔拉·莫尔蒙
    ■ Charles Dance 泰温·兰尼斯特
    ■ Liam Cunningham 戴佛斯·席渥斯
    ■ Stephen Dillane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 Carice van Houten 梅丽珊卓
    ■ Isaac Hempstead-Wright 布兰·史塔克
    ■ Sophie Turner 珊莎·史塔克
    ■ Maisie Williams 艾莉亚·史塔克
    ■ Alfie Allen 席恩·葛雷乔伊
    ■ Jack Gleeson 乔佛里·拜拉席恩
    ■ Rose Leslie 耶哥蕊特
    ■ John Bradley 山姆威尔·塔利
    ■ Joe Dempsie 詹德利
    ■ Rory McCann 桑铎·克里冈
    ■ Conleth Hill 瓦里斯
    ■ Sibel Kekilli 雪伊

客座演出

    ■ David Bradley 瓦德·佛雷侯爵
    ■ Patrick Malahide 巴隆·葛雷乔伊
    ■ Michael McElhatton 卢斯·波顿
    ■ Peter Vaughan 伊蒙学士
    ■ Julian Glover 派席尔
    ■ Gwendoline Christie 塔斯的布蕾妮
    ■ Iwan Rheon 拉姆斯·雪诺
    ■ Ian McElhinney 巴利斯坦·赛尔弥
    ■ Anton Lesser 科本
    ■ Hannah Murray 吉莉
    ■ Thomas Brodie-Sangster 玖健·黎德
    ■ Ellie Kendrick 梅拉·黎德
    ■ Gemma Whelan 亚拉·葛雷乔伊
    ■ Daniel Portman 波德瑞克·派恩
    ■ Ed Skrein 达里奥·纳哈里斯
    ■ Kristian Nairn 阿多
    ■ Nathalie Emmanuel 弥桑黛
    ■ Jacob Anderson 灰虫子
    ■ Josef Altin 派普尔
    ■ Kerry Ingram 希琳·拜拉席恩
    ■ Ciaran O'Grady 佛雷家族士兵1
    ■ Michael Liebmann 佛雷家族士兵2
    ■ Alexander Mileman fruit vendor
    ■ Will O'Connell 一名守夜人
    ■ Maro Drobnic Desmond Crakehall
    ■ Marin Tudor 渊凯奴隶1
    ■ Roxanna Kadyrova 渊凯奴隶2
    ■ Jamal Ouarraq 渊凯奴隶3
    ■ El Hasani| 渊凯奴隶4
    ■ Mustapha Mekanassi 渊凯奴隶5

角色注释

注释

  • 如剧中所释,“弥莎”是“母亲”的意思,是奴隶湾瓦雷利亚方言中的一个外来词,源自古吉斯语。而丹妮莉丝只会说通用语多斯拉克语和部分瓦雷利亚方言,却不懂吉斯语,所以她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 乔佛里御前会议上出言轻侮泰温,这段情节在原著中包含大量心理活动,而这些信息很难呈现在荧幕上。泰温冷静地(简直显得若无其事)命人送乔佛里回房间睡觉,当时的气氛一点都不轻松,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乔佛里)都被吓到了,因为他们(包括原著中描述本段情节的POV人物提利昂)都与泰温共事多年,知道他会怎么处理对他无礼的人,也知道他面对无礼之言从不大吼大叫,而是回以冰冷、有分寸的言语,因为他要让自己表现出冷静的样子,但其实心中正抑制着杀气。乔佛里离开后,泰温还自言自语说要给那男孩“好好上一课”,提利昂想起当年父亲强迫自己观看士兵强暴他的第一任妻子泰莎的时候,也说了同样的话。当时提利昂娶了平民,让泰温大为震怒。提利昂知道,因为忌惮弑亲大忌,泰温是不会杀掉自己亲孙子的(不然他早就因为提利昂是个侏儒而弄死他了),不过泰温现在已经看到了乔佛里有多么疯狂,还说打算给他一点可怕的教训。提利昂觉得泰温当时大概还没想好怎么教训乔佛里,但是从泰温的措辞来看,他给乔佛里的教训不会亚于当年强迫提利昂观看士兵强暴他的妻子。
  • 本集中回放了许多之前发生的事:
    • 第一季第十集《血火同源》中,乔佛里给珊莎看她父亲挂在墙上的人头,并威胁珊莎要把她和她哥哥罗柏的头一起挂上去。从本集可以看出,乔佛里的确打算照着当年的承诺做。
    • 《血火同源》中,乔佛里威胁提利昂,说提利昂胆敢威胁他,他要把提利昂的舌头割下来。本集乔佛里当着众人的面命人把歌手马瑞里安的舌头割了下来。
    • 《血火同源》中,罗柏的封臣奉罗柏为王,佛雷家族波顿家族的士兵觉得很好笑,便反复呼颂罗柏为“北境之王”。之后在第二季第四集《骸骨花园》中,士兵们也高喊过“北境之王”。本集罗柏死后,他那已经不成样的尸体被放在马背上,在孪河城游街示众,两家士兵嘲讽地高喊“北境之王!北境之王!北境之王驾到!”
    • 泰温结束了御前会议,但对提利昂说“你留下”,和提利昂单独谈了话。《血火同源》中,作战会议结束后,他也让众人散去,让提利昂留下。
    • 第一季第二集《国王大道》中,提利昂告诉琼恩,说他这样的侏儒如果出生在农家,早就被丢到荒山野岭里去了,可他偏偏出生在兰尼斯特家族。本集泰温说提利昂一出生,他就想过把提利昂丢进海里,让海浪把他带走,但他没有这么做,只因为提利昂是一个兰尼斯特。
    • 第二季里乔佛里经常会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大喊“我是国王!”。比如:《骸骨花园》里他当着众人的面打了珊莎;第二季第六集《新旧诸神》中,他愚蠢的行为引发了城内暴乱。泰温直截了当地指责乔佛里,说大喊大叫“我是国王”的人根本算不上真正的国王。
  • 乔佛里生气地向泰温声明篡夺者战争时“我的父亲赢下了真正的战争!”这确实是事实,但却充满讽刺意味:劳勃·拜拉席恩确实领导了篡夺者战争,且在三叉戟河之役中单枪匹马杀死了雷加·坦格利安,但他并非乔佛里的生父,乔佛里的生父詹姆·兰尼斯特在战争发展到高潮时发挥了关键作用,他独自一人杀掉了疯王。但乔佛里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得有多正确。
    • 乔佛里说战争爆发时,泰温只会躲在凯岩城里,却不参加反叛,这句指责听上去非常刺耳,但他说的话的确有部分道理。确切说来,泰温并不是在“躲”,只不过战争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冷静旁观,既不站在反叛者一边,也不站在坦格利安家族一边。三叉戟河之役之后,眼看反叛军胜局已定,他才明确表示加入反叛军。为此艾德·史塔克一直不肯原谅泰温,总是怀疑兰尼斯特家族对王室是否忠诚。君临沦陷时,泰温的军队确实给予坦格利安家族致命打击,但这场打击与其说是真正的战争,倒更像是一场背叛和屠杀,因为泰温欺骗疯王打开大门,把泰温的军队放入了城内。泰温并非胆小怕事,而且还精于算计,但就连艾德也嘲笑他根本没在战争的胜利中发挥任何作用,只是在后期劳勃一方明显会取胜时选择加入他们而已。
  • 临冬城围攻临冬城之战中被付之一炬,本集终于揭露带着波顿家族的士兵放火烧城的其实是卢斯·波顿的私生子拉姆斯·雪诺。其实这件事在原著中并不是个谜,不过书中并未明确说明这是拉姆斯自己的主意还是他父亲当时就打算背叛罗柏·史塔克,所以才授意拉姆斯这么做(至于拉姆斯是一开始就按照父亲的指示行动还是他父亲后来同意他这么做,这点也尚不清楚)。直到第三季前期,剧中才明确提到拉姆斯曾给父亲和罗柏写信,谎称烧城的席恩手下的铁民。虽然原著中明确提到这件事是拉姆斯干的,但原著粉丝和剧集的维基百科都没办法给剧集党说清楚到底谁该为此事负责,因为一旦说出来就等于剧透了。
    • 本集说到共有二十个铁民和席恩一起背叛史塔克家族、夺取临冬城,后来他们都背叛了席恩。这群人把席恩打倒在地,然后把他交给了卢斯·波顿。但后来这些叛徒罪有应得:卢斯·波顿没有信守承诺保证他们的安全,而是把他们一个个活生生剥了皮。
  • Roose Psychopath Smile.jpg

    卢斯·波顿露出怪异勉强的笑容,表明他缺少常人该有的情感。

    书中提到卢斯·波顿冷酷无情、精于算计[1],缺少正常人该有的感情。剧集在本集卢斯与瓦德·佛雷侯爵共同出场的一节中体现了这点:卢斯微笑了一下,但他的笑看上去非常怪异、非常勉强。这说明卢斯的确毫无感情,不能理解有感情的人该做出什么反应,所以他总是模仿别人的反应,却又显得非常不自然,他的笑容就是个例子。
  • 瓦德·佛雷侯爵说那些高高在上的领主嘲笑他八九十岁了还要娶几个年轻姑娘,而当年琼恩·艾林徒利家族的“小骚货”莱莎·徒利时却没有人对此提出什么。瓦德弄错了重点,虽然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娶年轻姑娘,的确让那些领主觉得反感,但他们看不起瓦德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这个。他们看不起瓦德,是因为他们觉得佛雷家族毫无忠诚心。举例来说,当年佛雷家族出兵迟缓,三叉戟河战役结束后,他们才刚刚赶到战场,所以佛雷家在篡夺者战争中没有发挥半点作用,霍斯特·徒利称瓦德是“迟到的佛雷侯爵”。而在剧集中,徒利家族召集河间地的封臣,除了佛雷家族,其它封臣都遵守了效忠徒利家族的誓言,纷纷及时赶到。第一季第九集《贝勒圣堂》中,凯特琳·徒利提到这件事,但瓦德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的确说过几句誓言”,好像誓言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与其它宣誓效忠徒利家族的家族不同,瓦德·佛雷在得到罗柏、艾莉亚会与自家联姻的保证后,才开始加入罗柏的队伍。别的领主也会娶年轻姑娘,但佛雷侯爵的问题在于他根本不把别人看重的誓言当一回事,而且还随意打破誓言——一开始他没有如誓言所说的那样效忠,如今更是连宾客权利都不放在眼里。对他来说,誓言不过是“几句话”而已。后来佛雷家族还打破了其它家族的基本共识,即不可亵渎敌人的尸体。他们高高兴兴地把冰原狼的头颅缝在罗柏的尸体上,然后抬着尸体在自家城堡里游行示众。
  • 剧集有一点很奇怪,乔佛里戴着王冠,连蓝礼·拜拉席恩也戴过王冠,但剧中剩下几位国王(罗柏、史坦尼斯巴隆)却从未戴着王冠出场过。而在原著中,史坦尼斯戴着一顶新打造的王冠,看上去就像一圈燃烧着的金属火焰,以此向光之王致敬;巴隆戴着一顶浮木王冠,从前的铁群岛之王都戴过这顶王冠;北境之王的王冠由青铜打造,上面刻着先民符文,王冠上还环绕着九枚黑色尖刺,形似九把长剑。这顶王冠造型简洁、用材简单,既不掺金也没有宝石装饰,与南边安达尔人华丽浮夸的王冠形成对比,以此强调北境之王的庄严肃穆。三百年前征服战争爆发后,史塔克家族坦格利安家族俯首称臣,这顶王冠也随之被夺走。但后来罗柏自立为新的北境之王,奔流城的铁匠为他打造了一顶新的王冠,其样式与当年那顶冠冕相差无几。原著中佛雷家族的人(可能就是瓦德·佛雷侯爵)轻侮了罗柏的尸首,他们砍掉了罗柏的脑袋,把冰原狼的头缝在他的尸体上,最后又把罗柏的王冠钉在狼头上。狼头罗柏戴着王冠的模样成了书中最具标志性的画面之一。
  • 剧集对原著做了些小改动:原著中灰风的脑袋不仅仅是被“缝”在罗柏的尸体上,为了让狼头和尸体结合更牢固,佛雷家的人用一根木桩插入狼头,再将它插入罗柏的尸首里,书中如此描写倒是更符合现实,因为狼头非常沉重,若只用针线缝合,尸首被放在马背上游行的时候肯定支撑不住它的重量。剧中艾莉亚遇到了佛雷家的一名士兵(原著中并无此情节),士兵说当时他们本想用针线缝合,但狼头总是掉下来,还连带扯下了尸体上的皮,于是他们又用木桩加固,最后再把针线穿过锁骨,好有个固定点。而原著中罗柏的尸体并未被游街示众,而是停在固定地点供人观看,所以无需写到针线穿过锁骨这种多余之事。
  • 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原著中并未提到红色婚礼之后罗柏的尸体被怎么处理了。书中只提到罗柏的头被砍了下来,缝上了冰原狼的头,但之后显而易见的是,佛雷家族并未把尸体还给奔流城的徒利家族,好让他们体面安葬罗柏。也许他们把尸体丢进了垃圾堆、扔进了河里、一把火烧了或者把他挂在孪河城的城门口任他腐烂。不过书中倒是提到了罗柏的王冠,瓦德·佛雷侯爵的大儿子史提夫伦·佛雷拿走了它。之后史提夫伦战死沙场,他的长子莱曼·佛雷成了瓦德侯爵的继承人。莱曼把罗柏的王冠给了一名妓女,称她是“妓女女王”,之后他让妓女戴着王冠,与他在中军帐里发生了关系。
  • 剧集中艾莉亚假装无害,作出一副饥肠辘辘的模样,故意把硬币掉在了地上,趁佛雷家的士兵低头捡硬币的时候用匕首刺死了他,这一幕是从原著前面发生的情节里挪过来的:艾莉亚逃离赫伦堡时(当时[波顿家族]]还未背叛史塔克家族),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了看守城门的卫兵。原著在艾莉亚的POV中还提到了一个戏谑之处,这点在剧中并未呈现:书中艾莉亚说“但是我真的很饿”,接着又在心里说“但并非为了食物”,她说出口的前半句话间接暗示了自己复仇的渴望。
  • 剧集中艾莉亚提到杀掉士兵是她第一次杀“(成年)人”,这里指的是她头一回杀人杀掉的是个马童,当时她父亲艾德·史塔克惨遭背叛,身边的人都被杀害,艾莉亚在逃离红堡的途中杀掉了这个企图阻止她的马童。
  • 本集最后一幕情节引来了一些负面评论[2]:有些人认为让一名金发碧眼的贵族去解放一个全是黑皮肤奴隶的社会,这里似乎有些言外之意。[3][4]
    • 渊凯的奴隶都是深色皮肤的人,这一点与原著其实并不相符。原著中奴隶湾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奴隶,奴隶主并不会有意挑选某个人种的奴隶。[5] 事实上,书里说得很清楚,奴隶主会把任何能够制服的人抓做奴隶,给他们戴上铁镣。他们甚至会袭击自由贸易城邦来的船只,把船上的人卖作奴隶,连孩童也不放过。书中还明确提到丹妮莉丝无垢者里有几个是里斯人,这些人金发碧眼、肤色较浅。厄索斯大陆上的奴隶制度其实和古罗马、古希腊的奴隶制类似,是一种社会经济奴隶制,与种族问题无关。乔治·R·R·马丁解释说,之所以剧中奴隶大多为深色皮肤的人,是因为本集拍摄地点在摩洛哥,群众演员基本上都是当地人。[6]
    • 马丁反复重申厄索斯大陆的“奴隶制”更接近古希腊、古罗马的社会经济奴隶制:“古时候和中世纪时候的奴隶制与种族问题无关,就算你是斯巴达人,只要你输了战争,也可能从此一辈子在雅典为奴,反之亦然。如果你欠了债,也可能落得做奴隶的下场。我在书里想描述的是这样一种奴隶制度。所以丹妮莉丝从奴隶主手里解放的那些奴隶来自各个种族,这点在书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当然D·B·韦斯戴维·纳特是在摩洛哥取的景,从当地招募了八百名群众演员。八百不是个小数目。这些人都需要出镜。他们拿不到多少钱。我也做过群众演员,一天拿了大概四十美金,摩洛哥那边的报酬可能更低。八百名摩洛哥群众演员,如果每人每天报酬是四十美元,你肯定不会只为了平衡演员肤色就跑去用飞机空运一批爱尔兰人来。我们在预算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我知道有的读者才不关心预算这种事。不过这类事情的确关乎预算和拍摄起来的现实可能性。你得在一天时间里拍完这一幕,根本没空余时间去担心别的。我曾在电视台工作过,所以对我而言,预算之类的事是相当重要的。我不知道我这么说算不算回答。我已经说了我的答案,有的人对此并不满意。我知道。他们对此相当失望。”[7]
  • 本集获2013黄金时段艾美奖“最佳单摄像机电视系列剧摄影”提名。[8]

原著

参见TV:剧集与原著的差异-第三季#弥莎

剧中名言

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对派席尔说):“罗柏·史塔克死啦!他的贱人老娘也死啦!快回信给瓦德大人,感谢他的效力,命令他送回罗柏·史塔克的人头。”(他咯咯笑起来)“等我结婚时,要亲手把这个交给珊莎。”
瓦里斯:“陛下,珊莎夫人可是您舅妈。”
瑟曦·兰尼斯特:“小乔在开玩笑,他不是认真的。”
乔佛里:“我当然是认真的。等我结婚时,要亲手把这个交给珊莎。”
提利昂·兰尼斯特:“不行。你休想再折磨她。”
乔佛里:“我想整谁就整谁,你给我记住,小怪物。”
提利昂:“哦,我是怪物,那你更应该对我礼貌些,怪物可是很危险的,而且这世道,杀个国王跟摁死只苍蝇差不多。”


乔佛里(对提利昂说):“我是国王!我要惩罚你!”

泰温·兰尼斯特:“任何大声声明‘我是国王’的人,根本当不了真正的王者。等我替你赢下这场战争,我会教你明白这一点的。”
Joffrey(情绪激动起来):“我的父亲才赢下了真正的战争!他亲手杀掉雷加王子,赢得王冠,而这时候呢,你却躲在凯岩城里不敢出来。”
(在场的人都被乔佛里的话震惊了,大厅里鸦雀无声。乔佛里自己也意识到他似乎话说过了头。最后泰温打破了沉默。)
泰温(语气缓慢从容):“国王累了,护送他回房。”


泰温(对提利昂说): "你真认为王冠能带来权力?"

提利昂:“不,我认为军队才能带来权力。罗柏·史塔克有支军队从没输过一场战役,还不是被你给打败了。” (泰温点头) “哦,我知道了。我猜,这次瓦德·佛雷是非功过一肩挑了,就看你是否支持他。瓦德·佛雷这人个性很复杂,但要说他勇敢?算不上。若非别人作出承诺谅,他没胆子单独行动。”
泰温:“我给了他承诺,你有意见吗?”
提利昂:“兵不厌诈,这就是战争。但在婚宴上大开杀戒……”
泰温:“我倒是不明白,在战场上屠杀一万士兵与在餐桌边干掉十来个人相比,前者有何高尚之处。”


瓦德·佛雷侯爵:“老徒利曾经称呼我“迟到的瓦德·佛雷,因为我没有及时出兵到三叉戟河。他自以为精明。而如今呢?老徒利你已经死了,你女儿也死了,你的外孙也死了,你儿子在地牢里度过了新婚之夜,而我成了奔流城公爵!”
亚拉·葛雷乔伊:“我要挑选铁群岛上最厉害的五十个杀手,我要沿着狭海北上驶入泪江,我要向恐怖堡进发,我要找到我的弟弟。然后,我要带他回家。”
拉姆斯·波顿:“你以为我是哪来的野人么?”
席恩·葛雷乔伊:“臭佬。我的名字是……臭佬。"

Image Gallery

引用与注释

  1. psychopath
  2. colonialist
  3. Template:Cite news
  4. Template:Cite news
  5. Template:Cite news
  6. Martin, George R.R. (11 June 2013). "Back From LA". Not A Blog. http://grrm.livejournal.com/325946.html?thread=17814842#t17814842. Retrieved 21 June 2013. 
  7. [1]
  8. http://www.emmys.com/shows/game-thrones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