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Klipper.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社区来 编辑它

情节翻译丶补充等。


火吻而生”(Kissed by Fire ),是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电视剧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五集。本集由布莱恩·克格曼编剧,由亚历克斯·格拉维斯导演,于美国东岸时间4月28日晚上九时首播。

大纲

剧情

前情提要

前情提要重温了第一至三季一些重要情节:

  • 瑟曦认为提利尔家族是威胁
  • 玛格丽希望珊莎可以嫁给洛拉斯
  • 梅丽珊卓说史坦尼斯的妻子只有流产或死产的孩子
  • 瑞卡德卡史塔克要求为儿子复仇
  • 詹姆和布蕾妮被洛奇俘虏
  • 艾德慕的部下俘虏了威廉和马丁·兰尼斯特
  • 戴佛斯试图刺杀梅丽珊卓,被史坦尼斯下狱
  • 艾德反对劳勃派人暗杀丹妮莉丝
  • 乔拉莫尔蒙向御前会议通风报信
  • 贝里伯爵宣判猎狗要接受比武审判
  • 丹妮莉丝以龙交易了无垢者,然后进攻奴隶主和阿斯塔波

奔流城

奔流城,身陷囹圄的马丁·兰尼斯特威廉·兰尼斯特被牢房外传来的打斗声惊醒。瑞卡德·卡史塔克伯爵带人破门而入。困惑的威廉询问他们是否来营救自己,但即刻被卡史塔克的手下杀死。马丁哭喊着说自己只是个侍从,从未做过什么,但瑞卡德伯爵仍用匕首刺穿腹部杀死了他。两具兰尼斯特人质染血的尸体被带到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面前。罗柏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不齿,质问五个大男人为何要谋害牢房中两名手无寸铁的侍从。瑞卡德伯爵回答说这是复仇。罗柏指出这两个男孩和卡史塔克儿子们的死毫无关联,詹姆·兰尼斯特才是凶手。瑞卡德伯爵回应说,当他们抓住弑君者时,罗柏不允许自己复仇。而他的母亲凯特琳却偷偷放走了詹姆,希望能换回她被扣押在君临的两个女儿。卡史塔克只得退而求其次,拿詹姆的亲戚开刀。罗柏咆哮道他们杀死的都只是孩子,并且他别想把自己的暴行怪罪到凯特琳头上。瑞卡德伯爵拒不认错,声称在战争中应该杀死敌人,而不是放走他们——如果罗柏父亲曾经教过他的话。一旁忍无可忍的布林登·徒利挥拳将瑞卡德打得单膝跪地,但罗柏出言阻止了他。对罗柏极度失望的瑞卡德伯爵站起来戏谑地表示,北境之王只会训斥几句就放了自己,并称罗柏为"失去北境之王",嘲讽他丢掉了领地临冬城。罗柏下令吊死参与谋杀的卡史塔克手下,并将瑞卡德伯爵押入地牢。 罗柏的舅舅艾德慕·徒利坚持不要走漏风声,否则泰温·兰尼斯特必将为他的侄子复仇。因此,他建议偷偷地将他们的尸体烧掉,并且保持这个秘密直到战争结束。但是罗柏拒绝做一个骗子,他说他如果不能对自己队伍中的杀人者进行公正的审判,又何以以公平为名而战。罗柏所有的顾问告诉他这是一个坏主意。凯特琳和他的妻子警告他卡史塔克家族的士兵将会放弃战斗如果他斩杀他们的主人,更糟的是他们已经非常缺少士兵了。凯特琳认为应该应该将里卡德作为人质抵押,艾德慕也赞同这样告诉卡史塔克 族人只是作为人质,不会伤害卡里德只要他保持忠诚。罗柏没能听进去他母亲的忠告,将卡里德带到奔流城的庭院执行了死刑。罗柏告诉众人血盟关系未能阻止卡里德背叛他,同样也不能阻止罗柏执行死刑。卡里德诅咒罗柏,他将会萦绕在罗柏的身边直到罗柏的死亡。罗柏宣读了死亡判决亲自砍下了卡里德的头。 罗柏对公正审判的执迷不悟使得事态朝着他的顾问们所预言的方向发展。卡史塔克撤回了他们的士兵,导致罗柏几乎丧失了驻扎在奔流城一半的军队。罗柏向塔莉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罗柏觉得泰温兰尼斯特可能不需要再对北境的军队发动攻击,只需要等待北方士气低落。在交战之初,罗柏的军队为了一个统一的新年,但是现在已经消失殆尽了。他的将军们也开始像孩子一样的争吵。罗柏向塔莉莎展示了七国的战争地图,他的军队主要在奔流城和赫伦堡 ,兰尼斯特和提利尔的军队集中在君临城。塔莉莎建议罗柏寻找兰尼斯特决战如果兰尼斯特不入西境,罗柏觉得这样的希望很渺茫。夺取由强大的兰尼斯特和提利尔军队拱卫的君临城非常困难,这将无异于自杀。罗柏不愿让他的士兵回家,一旦回家将不会再有人愿意再次离家而战斗,特别是在“凛冬将至”的时候。他没有别的出路只能选择那些最虚弱的敌人。他需要回到西风城孤注一掷攻打凯岩城。让兰尼斯特丢脸提高战士的士气。只有获得佛雷家族家族支持才能征集足够的士兵进行这场战斗。因为罗柏的悔婚使得数以千计的佛雷家族家族士兵离开他的军队。罗柏必须重新修复这段联盟关系。

赫伦堡

赫伦堡洛奇将俘获的詹姆布蕾妮交给了代理城主卢斯·波顿。失去右手的詹姆让波顿颇为诧异。对此洋洋得意的洛奇告诉波顿,詹姆并没有"失去"什么,被砍断的右手正挂在他自己的脖子上。看到珍贵的人质受到损伤让波顿非常不满,他呵斥洛奇拿走已腐烂的断手,并令人给詹姆和布蕾妮安排食宿。波顿还召唤科本照料詹姆的伤口。稍后,科本解开了詹姆右腕上胡乱包扎的止血带,发现伤口严重感染。詹姆问自己是否会死,科本表示不会,但腐烂已经扩散,最稳妥的办法是截掉肩膀下的整个手臂。詹姆拒绝了这个提议,并威胁说若科本胆敢这样做自己马上会杀死他。他忽然觉察到对方没有佩戴项链,并非学士。科本没有否认,他告诉詹姆,由于学城认为他的某些实验过于"冒险",他们剥夺了他的项链和学士资格。说罢,科本准备开始手术,并声称自己会尽量留住詹姆的手肘。詹姆突然伸出左手扼住对方了的脖子,他告诉科本,自己不用右手也能杀人。科本只得妥协,表示自己可以试着切掉烂透的腐肉,然后用灼酒消毒阻止腐烂蔓延,如果足够幸运,詹姆手腕以上便有望保全。詹姆愿意一试,但拒绝服用能在手术中减少痛楚的罂粟花奶。科本动手切割断臂中的坏疽,詹姆厉声尖叫……

赫伦堡的浴室中,布蕾妮正用力擦洗在穿越河间地时身上留下的污垢。这时,一名仆人搀扶着詹姆出现在了浴室的门口,术后的疼痛使他几乎无法站立。仆人帮詹姆脱下肮脏的衣物后便离开了。詹姆赤身裸体地走入布蕾妮所处的浴池,在另一端坐下。同样一丝不挂的布蕾妮愤怒地叫他换到别的浴池,但詹姆回答说自己就愿意待在这里。他担心自己会在热水中昏阙,让布蕾妮那时把他拖出去,并开玩笑说自己可不想当头个淹死在澡盆中的兰尼斯特。布蕾妮询问为何自己要管他的死活,但詹姆指出对方发下过神圣的誓言要把他完好无损地带回君临,目前看来进展得并不顺利。他讽刺说难怪蓝礼在布蕾妮护卫时丢了性命,这令布蕾妮大怒,她兀地从水中站起,不顾浑身赤裸,怒目圆睁地瞪着詹姆。詹姆意识到自己言辞不当,他向对方道歉。布蕾妮令他不要再取笑自己,詹姆表示他真心请求她的原谅,他厌倦了争吵,希望能够停战。布蕾妮回答说停战的基础是信任,詹姆说出自己信任她,布蕾妮重新坐了下来。

接下来,詹姆告诉布蕾妮,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过去十七年中,自己在无数张脸孔上看到的表情:人们瞧不起他,称其为"弑君者"、"背誓者"和"无誉之人",但事实却另有隐情……

奔狼有何资格评判雄狮?

君临

狭海对岸

奴隶湾,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新的自由的无垢者军团, 已经解放阿斯塔波, 变相三座奴隶城邦最北边的那一座城市———渊凯进军. 乔拉·莫尔蒙爵士告诉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他是怎么]在 葛雷乔伊叛乱的后期, 两方开打时被封为骑士. 乔拉 说他是第二个通过缺口的人在围攻派克岛期间, 就在密尔的索罗斯之后, 索罗斯曾经在那里挥舞着他那把带火的剑. 巴利斯坦 认为这很有趣但他却不在那 (他那时正在指挥 围攻老威克岛 的战役). 劳勃·拜拉席恩国王亲自封乔拉为爵士, 这让乔拉深感自豪, 但他认为他那是最需要的是去撒尿因为他已经在盔甲里呆了16个小时了。

巴利斯坦承认劳勃是一个好人和一个伟大的战士, 但却叹息他是一个糟糕的国王. 巴利斯坦同样后悔他浪费了大把的时间与保护哪些国王; 在此之前他花了17年的时间去保护劳勃和疯王伊里斯 . 巴利斯坦表示一个人的荣誉在于是否能坚持自己的誓言,无论他是侍奉一个疯子还是一个酒鬼都应如此。(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赞同詹姆·兰尼斯特所作所为的原因).巴利斯坦希望这是这是在他死前的最后一次侍奉别人,因为他想知道为一个他认为值得侍奉的人去战斗会怎样。

他们的谈话转向了丹妮莉丝,乔拉对说巴利斯坦可以完全相信她。巴利斯坦说丹妮莉丝会有一群贤臣想她进言,尽管他曾经警告她,与乔拉一起回维斯特洛对她并不好;乔拉承认他曾经卖过奴隶(买卖奴隶在维斯特洛是会让人厌恶的行径)。然后乔拉开始仔细的问,是否御前会议中有人反对劳勃杀死丹妮莉丝,最后的坦格利安。乔拉这样做显然是想弄清楚是否巴利斯坦知道他是一个为劳勃国王工作的间谍,并且时刻向瓦里斯汇报。乔拉汇报说丹妮莉丝怀孕了致使劳勃在御前会议对艾德.史塔克说中要杀死丹妮莉丝。乔拉指出御林铁卫队长通常在御前会议中有一个席位。可是巴利斯坦表示作为一个在伊利斯坦格利安执政时的御林铁卫的成员,劳勃不乐意见到他,劳勃从来没有真正相信他的建议,所以他没有参加御前会议。乔拉这时安心了,因为巴利斯坦从来没有参加御前会议,那么他不可能知道乔拉汇报过关于丹妮莉丝的消息。乔拉和 巴利斯坦短暂的争执着巴利斯坦投奔的事实,乔拉说他保护着丹妮莉丝几个与不收劳勃的伤害,而且他才是女王铁卫的队长,巴利斯坦不是。

与此同时,丹妮莉丝与她的翻译弥桑黛会见了无垢者的军官们。她用低等瓦雷利亚语发表演讲,她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再也不是奴隶,而是自由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除此之外她还让他们选择自己的领导人。他们立刻列成两排,其中有一个太监向前走了一步。丹妮莉丝让他取下头盔并且告诉她他的名字,他介绍他的名字是"灰虫子"。丹妮莉丝对这个名字感到疑惑,弥桑黛解释到阿斯塔波的奴隶主阉割了奴隶男孩去训练他们成为无垢者,他们强迫男孩们用这些卑贱的奴役名字,经常是由一种颜色或是一种害兽组成的,例如“灰虫子”,“红跳蚤”,“黑老鼠”等等。这是为了让无垢者明白他们是卑贱的,不值钱的害虫,恶心的东西。丹妮莉丝发出命令,要所有的无垢者作为自由人必需选一个新的名字。,或者用他们的父母给他们的名字。这位无垢者的长官说他会继续用“灰虫子”这个名字,他原来的名字是可恨的,因为他被迫成为奴隶当他用这个名字时,但是“灰虫子”是一个幸运的并且让他感到骄傲的名字,因为正是她用这个名字的时候被风暴降生,坦格利安家族的丹妮莉丝给予了自由。丹妮莉丝被他的忠诚深深地打动了。

塞外

琼恩·雪诺托蒙德的命令下加入了一支由二十人组成的野人小队。这支小队受塞外之王曼斯·雷德的命令提前开拔,前去攀登长城,从而从后方与正面进攻黑城堡的大军形成夹击之势。易形者欧瑞尔通过他的鹰已经注意到城墙上有守夜人巡逻,便在琼恩和耶哥蕊特捡柴火时询问琼恩,想要确定他们的巡逻频率和具体情况。琼恩回答说支巡逻队由四人组成,两名游骑兵,两名工匠。工匠负责修复沿途的裂缝,游骑兵则保护他们。但巡逻的次数和出发日期一直在变。欧瑞尔接着问琼恩在长城南边的十九座城堡中还有多少驻守有人,琼恩尽管很不情愿,但由于情势所迫只好回答说只有三个——除了黑城堡(野人本就知晓的),还有长城东极的东海望和西极的影子塔。野人又问起黑城堡的驻防人数,威胁琼恩老实回答。琼恩只好报出一个非常夸张的数字,声称黑城堡有一支千人组成的部队(实际上,在莫尔蒙的游骑兵远征之前,黑城堡就只有六百人。在那次损兵折将的行动之后,守军只剩下三百不到了)。托蒙德表达了对琼恩的欣赏,但同时也威胁说一旦发现琼恩说谎就要把他生吞活剥。

琼恩在回答完问题后就和耶哥蕊特一起离开,但野人女孩趁他不注意偷走了他的佩剑长爪,并嬉笑着要他来追。她把他引进了一个温泉山洞,里面有天然形成的瀑布和水池。耶哥蕊特说她想看看琼恩到底有没有真正地脱离守夜人站在野人一边——她开始脱衣服,并要求琼恩与她打破独身的誓言。她很快就脱个精光,全身赤裸地走向琼恩,质问他为何还穿着衣服。琼恩既犹豫又难为情,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但随即他们就开始接吻。琼恩沿着她的身体一路亲吻下来。此时耶哥蕊特依然把琼恩看作不谙世事的孩子,但她的嘲讽“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在琼恩亲吻她的私处时终究没能说完。

完事之后他们赤身裸体地拥抱在一起。耶哥蕊特问琼恩他刚刚“用嘴做的那个”是不是南方的贵族老爷经常对女士做的,但是琼恩回答说他这样只是因为想要亲吻她那里。他承认自己在之前还是处子之身,从未拥有过任何女人。相反,耶哥蕊特开始列举她曾睡过的男人。她回忆起她的初夜给了一个同样有着一头红发的男孩——红发在自由民中间相当稀有,被称作“火吻而生”,他们认为这是幸运的象征。然后他们一同滑入温泉中,浪漫地拥抱彼此。耶哥蕊特在琼恩耳边悄悄说,她多么希望他们抛开外面的凛冬、纷争与鬼怪,永远不离开这洞穴。

Appearances

Main: Kissed by Fire/Appearances

角色

首次登场

死亡

演员阵容

主演

    ■ Peter Dinklage 提利昂·兰尼斯特
    ■ Nikolaj Coster-Waldau 詹姆·兰尼斯特
    ■ Lena Headey 瑟曦·兰尼斯特
    ■ Emilia Clarke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 Kit Harington 琼恩·雪诺
    ■ Richard Madden 罗柏·史塔克
    ■ Iain Glen 乔拉·莫尔蒙
    ■ Michelle Fairley 凯特琳·史塔克
    ■ Aidan Gillen 培提尔·贝里席
    ■ Charles Dance 泰温·兰尼斯特
    ■ Liam Cunningham 戴佛斯·席渥斯
    ■ Stephen Dillane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 Natalie Dormer 玛格丽·提利尔
    ■ Oona Chaplin 泰丽莎·史塔克
    ■ Sophie Turner 珊莎·史塔克
    ■ Maisie Williams 艾莉亚·史塔克
    ■ Joe Dempsie 詹德利
    ■ Rose Leslie 耶哥蕊特
    ■ Rory McCann 桑铎·克里冈

客座演出

    ■ Diana Rigg 奥莲娜·提利尔
    ■ Gwendoline Christie 塔斯的布蕾妮
    ■ Ian McElhinney 巴利斯坦·赛尔弥
    ■ Michael McElhatton 卢斯·波顿
    ■ Paul Kaye 密尔的索罗斯
    ■ Richard Dormer 贝里·唐德利恩
    ■ Mackenzie Crook 欧瑞尔
    ■ Anton Lesser 科本
    ■ Clive Russell 布林登·徒利
    ■ Tobias Menzies 艾德慕·徒利
    ■ Kristofer Hivju 巨人克星托蒙德
    ■ Noah Taylor 洛奇
    ■ Finn Jones 洛拉斯·提利尔
    ■ John Stahl 瑞卡德·卡史塔克
    ■ Tara Fitzgerald 赛丽丝·拜拉席恩
    ■ Kerry Ingram 席琳·拜拉席恩
    ■ Nathalie Emmanuel 弥桑黛
    ■ Jacob Anderson 灰虫子
    ■ Philip McGinley 安盖
    ■ Daniel Portman 波德瑞克·派恩
    ■ Will Tudor 奥利弗
    ■ Dean-Charles Chapman 马丁·兰尼斯特
    ■ Timothy Gibbons 威廉·兰尼斯特
    ■ Shaun Blaney 未知角色

角色注释

注释

  • 野人 称呼那些红头发的人为“火吻而生”. 耶哥蕊特 就是一个“火吻而生”。“火吻而生”的人被认为会得到神的庇佑。
  • 原著中琼恩耶哥蕊特在山洞中发生关系是从琼恩的视角描述的,所以有很多内心独白无法在剧集中表现出来。琼恩曾发下不娶妻的誓言,如今却打破了它,这让他羞愧难当,暗自发誓这种事绝不会有第二次。但就在同一天夜深人静之时,琼恩又和耶哥蕊特发生了两次关系,天亮的时候还有一次。
  • 据编剧Bryan Cogman透露,琼恩和耶哥蕊特发生关系的那个带瀑布的山洞位于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无旗兄弟会藏身的洞穴(也是贝里·唐德利恩猎狗决斗之处)也是在这个山洞里拍摄的。[1]
  • 本集中丹妮莉丝厄索斯大陆上发生的故事由Benioff和Weiss撰写,本来是打算放在下一集《攀爬》中的,后来又放到了这一集里。本集中琼恩和耶哥蕊特发生关系的这场戏也不是Cogman写的。Cogman最先写好的是本集所有与艾莉亚有关的情节,最后写的是珊莎这条线,这块写起来并不容易,而且后来因为制作上的问题,Cogman又重写了这部分剧本。[2] Benioff和Weiss所写的丹妮莉丝的部分本来要放在下一集里,结果这些情节被提前到了这一集《火吻而生》里,由导演Alex Graves负责拍摄,本集其它内容也都是由Alex负责的。(并不是下一集《攀爬》的导演Alik Sakharov拍好然后剪辑到这一集里来的)[3]
  • 本集以下角色均未登场:布兰瑞肯以及与他们同属一条故事线的角色;山姆吉莉和其他去长城以北远征的守夜人席恩葛雷乔伊家族的其他人。此外乔佛里·拜拉席恩瓦里斯派席尔这三人虽有提及,但并未出场。
  • 本集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妻子赛丽丝和独生女希琳第一次登场。
    • 赛丽丝曾在第二季的首映式中短暂“现身”,由演员Sarah MacKeever临时出演,但既没有台词也没有其他角色指出她是史坦尼斯的妻子(只能根据她在梅丽珊卓仪式上站在史坦尼斯身边来推断)。和其他一些重要角色一样,剧组一开始并未将赛丽丝定为主要角色,等到后面她出场次数足够多时,才将她介绍给了观众。第三季中赛丽丝由Tara Fitzgerald出演,之所以没让她第二季就出演赛丽丝,大概是因为第二季里这个角色虽有出场,但一句台词都没有。
    • 剧集中并未安排对话解释希琳为什么有半边脸毁了容。希琳在婴儿时期感染了一种致命的疾病:灰鳞病,这种病会让患者的皮肤出现可怕斑点,最终导致皮肤大面积硬化脱落。有的人得了这种病还能存活下来,希琳就是个例子(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从希琳那里感染灰鳞病),但这些人身上会留下终生难去的疤痕。
  • 詹姆在剧中讲述当年篡夺者战争之时,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不想让君临落入叛军之手,曾计划用野火焚毁整个君临。所以后来黑水河之役时,炼金术士公会为什么能够按期提供那么多野火,剧集虽未明说,但其原因自然不言而喻了。第二季第五集《古堡幽灵》中,火术士哈林只说众术士夜以继日按照瑟曦的旨令干活,已经备好了七千八百罐野火。而在原著中,有人偶然发现君临地下藏有当年疯王遗留下来的野火,炼金术士将它们搜集了起来。其中最大的一处存放野火的地窖在贝勒大圣堂底下,当时的总主教惊慌不已,恳请炼金术士赶紧把它们挪个地方。发现这些地窖之前,炼金术士的公会大厅原本只剩下两百罐野火。瑟曦告诉提利昂,等到开战的时候,他们会有一万罐野火,提利昂原本以为她只是吹嘘而已,但后来他亲眼看到了这些数不清的存货。此前虽然炼金术士夜以继日地赶工,但哈林说若是没有发现这批存活,恐怕他们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瑟曦要求的那一万罐的数量。之前他们赶不出一万罐野火,是因为炼金术士公会(原本就已经开始没落)的许多资深术士在君临沦陷时丢了性命,剩下的人难以胜任这项工作。詹姆也提过这件事,当年他先是杀掉了炼金术士公会的头目罗萨特,君临陷落后,他又跑遍全程,杀掉了所有知道野火阴谋的炼金术士。
  • 原著中,洛拉斯·提利尔蓝礼·拜拉席恩之死悲伤不已,发誓说自己今后再也不会爱上谁了,他说“太阳已经下山,蜡烛无法代替它”。然而在本集里,洛拉斯居然与Olyver滚了床单,Westeros.org等网站上有不少人对此发出了批评之声,认为这样的剧情太过意外,仿佛洛拉斯根本不在意蓝礼的死。之后编剧Bryan Cogman接受了Westeros.org的采访,回应了粉丝的忧虑:洛拉斯与Olyver发生关系是为了让洛拉斯无意中说出自己要与珊莎成婚一事,而此事体现了提利尔家族兰尼斯特家族的斗争关系。不过Cogman还说自己最初的剧稿里本来有更多情节,能够明确说明洛拉斯失去蓝礼后的悲痛之情并未就此消散。相反,洛拉斯整个人消沉又孤单,因此便和他人随意发生关系,希望借此麻痹自己的伤痛,让自己好受些,但这种行为只让他更加悲伤,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想念蓝礼。Cogman哀叹说“随着剧集制作的深入,我们需要修剪越来越多的地方,洛拉斯的这场戏就是其中之一,我不得不这么改编”。同时他也承认,洛拉斯原本就没从失去蓝礼的悲伤中走出来,但剪切之后的情节让观众觉得他已经走出来了,剧组原本并未预料到这种结果。[4]
  • 剧集中洛拉斯是提利尔家族的继承人,这与原著和HBO的观剧指南中说好的不一样,原著和观剧指南中都说洛拉斯是梅斯·提利尔艾勒莉·海塔尔所生的第三个儿子。不过剧集中把洛拉斯两个哥哥的角色和洛拉斯这个角色整合到了一起,所以这两个角色都被省略掉了。编剧Cogman还进一步说删掉维拉斯·提利尔加兰·提利尔这两个角色是因为时间原因。当然了,编剧们曾一度打算把希琳·拜拉席恩也从剧集里删掉。
  • 奥莲娜·提利尔列举了提利尔家族给兰尼斯特家族提供的支援:一万两千名步兵、一千八百名骑士、两千人的预备队,此外还有大麦、燕麦和黑麦各五十万斗,一百万斗小麦、两万头牛、五万头羊。
    • 原著中提利尔家族带来了一支八万人的军队备战黑水河之役,但这些士兵并未全数驻扎君临,奥莲娜夫人似乎也只明确提过给君临的这一项供给(包括粮食运输等)。不管怎么说,从原著可以明确看出兰尼斯特家族为战争调动了一切资源(比如被迫征召毫无经验的新兵,最后这些士兵在牛津之战惨遭屠杀),而提利尔家族似乎并未调集他们所有的兵力。
  • 原著中科本处理詹姆的断肢是从詹姆的视角描写的,书中具体解释了詹姆为什么不愿喝罂粟花奶,因为他担心自己喝下花奶后失去意识,科本说不定会违背约定,截掉他右手臂残余的部分。
  • 原著中罗柏·史塔克用一把长柄斧砍下了瑞卡德·卡史塔克的头,但他下手十分笨拙,砍了数次才把头颅完全砍下,弄得身上溅满了血迹(象征罗柏犯下了一个大错)。剧集中罗柏是用剑砍下瑞卡德脑袋的,而且第一下就把头颅砍了下来。编剧Cogman说这里的改编是故意为之,目的是与之前的情节呼应。之前在第二季中席恩·葛雷乔伊砍下了罗德利克·凯索的头,但他下手也很糟糕,砍了好几下才成功,以此表明席恩并未从艾德·史塔克那里学到要如何坚定内心。与之对比,剧组想强调罗柏从他的父亲那里学到了如何定心,所以剧集里罗柏只用了一击就砍下了瑞卡德的头颅,与第一季第一集《凛冬将至》相呼应。有趣的是,从视觉上来看,罗柏下手和他父亲艾德一样干脆利落,但从听觉上来说,罗柏下手时的配乐和[[TV:第二季第六集|第二季第六集《新旧诸神》中席恩将凯索砍头时的配乐是一样的。这让观众觉得虽然罗柏下手没有犹豫,但处死瑞卡德这个决定本身是非常不明智的(身边所有谋臣都劝他不要这么做)。此外,Cogman还说许多镜头都是在北爱尔兰拍摄的,剧组经常要等下雨天拍摄某些场面,但拍摄这一集的时候,北爱尔兰却很少下雨,而剧组又觉得罗柏处死瑞卡德的场面一定要配合暴雨天,所以最后他们不得不动用极少用到的造雨机,以此打造出下雨的效果。[5]
    • Cogman还提到,剧集中罗柏处死瑞卡德后心绪难安,转身离去时右手颤抖不已,他将拳头紧握贴近身侧,试图在众人面前隐藏这一点,但我们还是能看出他的手在颤抖。这个细节参考了第一季第八集,罗柏下令召集所有北境封臣准备开战,此时他的右手也在颤抖,席恩指出了这一点。事实上,这样的颤抖说明罗柏在害怕,否则反倒显得他太过愚蠢,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险境。罗柏决定处死瑞卡德也并不是像乔佛里那样一时兴起,他知道这么做会带来多大的隐患,因此内心紧张不安,但同时他又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必须这么做。[6]
  • 提利昂·兰尼斯特愤怒地对他父亲说自己已经结过一次婚了,泰温说他记得很清楚。提利昂第一次提起这件事是在第一季第九集《贝勒圣堂》:提利昂爱上了一个农夫的女儿,她叫泰莎,之后提利昂的哥哥詹姆说其实泰莎是个妓女,是他安排来让提利昂体验男女之事的,泰温知道此事后命詹姆来对提利昂解释清楚,同时废除了这桩婚姻,接着把泰莎丢给一群守卫,强迫提利昂看着他们轮奸泰莎。
  • 詹德利告诉艾莉亚·史塔克说自己要留在无旗兄弟会,不会跟她一起走了,因为“你永远不会成为我的家人,你只会是‘我的小姐’”。编剧Cogman说这里詹德利是在明确强调自己和艾莉亚的阶级差别。如果他们一起回到罗柏的营地,艾莉亚就会重获尊贵身份,而詹德利仍旧是个可怜的平民,到那时两人再也无法像之前一样做朋友了。这一点是之前有人问Cogman的,因为网上有些人从这句台词里读出了爱情的味道,但Cogman否认了这一点,说这句话明显只是在强调两人的阶级差别。此外,据Cogman透露,在剧本初稿中本打算让詹德利对艾莉亚说出“粗暴的台词”,比如说詹德利会对艾莉亚发火,用她的贵族头衔讽刺她,因为艾莉亚从不明白在底层生活是种什么感觉。但饰演詹德利的Joe Dempsie认为詹德利还是关心着艾莉亚的,因为艾莉亚一直以来都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不会轻易让艾莉亚伤心。因此最后定下的剧本中,詹德利并没有怒火中烧、挖苦讽刺艾莉亚,而是用一种忧伤但认命的语气说出了上面这句台词,用这种方式告诉艾莉亚,他们一起相处的时间到此为止了。Cogman说这种处理方式更好,更符合人物性格,他很高兴Dempsie修改了原剧本。[7]
  • 本集获2013黄金时段艾美奖一项提名:最佳单摄像机电视系列剧化妆(非整形/假肢)。[8]第三季第第一集《Valar Dohaeris》同样于2013年获得“化妆(整形/假肢)”类奖项的提名。[9]

引用与注释

  1.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2. Bryan Cogman Q&A, WinterIsComing.net, April 24, 2013.
  3.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4.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5.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6. Westeros.org, Season 3 Interview: Bryan Cogman.
  7. Game of Owns: Bryan Cogmaaaaan, May 3, 2013].
  8. [1]
  9. http://www.emmys.com/shows/game-thrones
最近编辑:Lcnkr(留言),他已经为维基做了228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第三季第五集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zh.asoiaf.wikia.com/wiki/TV:%E7%AC%AC%E4%B8%89%E5%AD%A3%E7%AC%AC%E4%BA%94%E9%9B%86)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