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Klipper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冰与火之歌中文社区来 编辑它

看着GOT维基改进过了……


Valar Dohaeris”,是HBO出品的中世纪奇幻诗史电视剧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一集。本集由大卫·贝尼奥夫D·B·韦斯编剧,由艾伦·泰勒导演,于美国东岸时间3月31日晚上九时首播。

大纲

守夜人的残兵向南撤退时,琼恩被带到了塞外之王曼斯·雷德面前。在君临,提利昂向父亲要求自己的奖赏,小指头提出帮助珊莎脱困,瑟曦则主持了一场王室家族的晚宴。与此同时,丹妮的船驶入了奴隶湾

剧情

塞外

这一集开场是一篇深沉的黑暗,黑暗中传来嘶吼和兵器交锋的声响,展示了先民拳峰之战的惨烈。之后山姆威尔·塔利出场。他在漫天的暴风雪中漫无目的的奔逃。不久他发现面前有个已经被砍了头守夜人兄弟。正当他愣神,一个手持利斧的尸鬼对他发起了攻击。幸亏白灵即使出现扑到了尸鬼,但尸鬼对疼痛毫无感觉,依然一寸一寸的爬向山姆。最后,熊老带领守夜人的残部出现,用火炬烧死了尸鬼。先前三百余人的守夜人部队现在只剩下数十。救下山姆后,熊老立即问他是否放出了渡鸦将消息带回长城。得到否定的答案后熊老愤怒的吼了山姆几句,然后向身后的守夜人兄弟们训话说他们必须将消息带回长城,这不仅是为了自己能够活命,更是为了整个世界,如若不然,他们自己所认识的所有新朋好友都将难逃一死。

同时,琼恩·雪诺耶哥蕊特叮当衫带到了野人们在霜雪之牙的营地。这个营地不是一个普通的行军营地,几乎所有野人都带着全副家当奔头至此躲避异鬼,包括老肉妇孺。琼恩在营地第一次亲眼见到巨人,为之深深震撼。许多野人见到琼恩的一袭黑衣非常惊讶,都骂他是“乌鸦”。甚至还有几个野人小孩向琼恩丢石头和冰块,不过耶哥蕊特赶走了他们。

叮当衫和耶哥蕊特把琼恩带到塞外之王曼斯·雷德的营帐中,并通报说逮到了一只乌鸦。火边一个一脸大胡子啃着鸡肉的高大男人不以为意。但耶哥蕊特接口说琼恩宰了断掌科林,引起了此人的兴趣。琼恩以为此人就是曼斯·雷德,当即下跪,口称“陛下”,惹得帐中的几个野人哄堂大笑。原来一来这些野人不像南方佬,并不向任何人下跪;二来琼恩对面这高大男人也不是曼斯·雷德而是“巨人克星”托蒙德。真正的曼斯·雷德一直坐在角落静静看着,直到这时才起身来到琼恩面前,叫他站起来,并给他解释了野人们从不下跪的习俗。

曼斯对琼恩说他很高兴断掌科林已死,因为科林实在是个强敌,杀了他手下不少野人。曼斯回忆说科林曾经也是他的兄弟,当时他自己还是守夜人的汉子,而科林也还没有丢掉半个手掌。曼斯问琼恩为什么要叛变,琼恩闪烁其辞的回答说因为想要自由。谎言当然被轻易看穿,曼斯揭穿琼恩想要的不是自由,而是当个英雄。琼恩于是继续解释说当他跟随守夜人部队来到卡斯特的堡垒,发现卡斯特把他刚出生的儿子丢进了森林,然后看见了非人的生物带走了婴儿。后来他向熊老通报此事,震惊的发现守夜人们其实早已知晓,但是对此不闻不问。[1] 琼恩对曼斯说,在长夜那黑暗恐怖的年代,先民曾对抗并击败了异鬼,现在他想“加入为生者而战的阵营”。曼斯似乎对这个说法很满意,要琼恩去找件新斗篷换上。

君临

君临,国王乔佛里·拜拉席恩的军队在黑水河之役中取得了胜利。兰尼斯特家族的新盟友提利尔家族开始入驻王城。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直截了当地告诉儿子提利昂,自己计划剥夺他的继承权。提利昂感到非常震惊,因为早在他的长兄詹姆加入御林铁卫时就已自动放弃了对父亲领地的一切权利,而提利昂则理应是凯岩城合法的继承人。与此同时,黑水河之役中其他的参与者都受到了奖赏:点燃野火重创史坦尼斯舰队,并在随后的战斗奋战数小时的雇佣兵波隆,因功被封为骑士。他现在被称为"黑水河的波隆爵士",尽管没有领地、财产和头衔,这仍大大提升了他的社会地位。

与此同时为两家族间联姻结盟而成为乔佛里的新娘的玛格丽·提利尔也抵达君临。自五王之战始,乔佛里国王的首都便被因这场战乱而为四方的难民所占据。瑟曦对难民的痛苦与饥饿熟视无睹,这导致了数周前因食物发生的骚乱。她直截了当地告诉提利昂,自己对“人民”的看法毫不在意。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玛格丽到达君临后马上就拜访了当地的孤儿院,向儿童们分发从高庭运来的食物。当瑟曦只会从人们的恐惧中攫取权力时,玛格丽的善行帮她赢得的不光是民众的支持,还有他们的爱戴。即使在对乔佛里的控制方面,玛格丽似乎也更胜一筹,而瑟曦在他公然地屠杀农民时也只能旁观。瑟曦邀请乔佛里、玛格丽和她哥哥洛拉斯·提利尔参加晚宴,感到自己正渐落下风。

龙石岛

里斯海盗萨拉多·桑恩的手下发现幸免于黑水河之役戴佛斯·席渥斯爵士。桑恩告诉他现在的形势,史坦尼斯的大军瓦解丶舰队葬送于黑水湾之下,他只身逃回龙石岛,除了光之王祭司梅丽珊卓以外任何人也不见,反对她的人都被活活烧死。戴佛斯不顾桑恩的劝阻,决意回去龙石岛刺杀梅丽珊卓,但是他失败了并被关入黑牢。

赫伦堡

河间地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军队的士气开始衰退。自牛津之战后数月,这支军队再也没能获得重大性的胜利。而兰尼斯特战胜史坦尼斯,并同提利尔结盟的消息更令他们感到雪上加霜。罗柏赢得了他指挥的每场战斗,但当兰尼斯特最终意识到正面击败他十分困难后,他们干脆转变了策略,直接避开了罗柏的军队。兰尼斯特逐渐开始休养生息、结交盟友,准备拖垮劳师远征的北境军队。而在此期间,罗柏只打赢了几场规模不大、无关痛痒的战斗。无可奈何的罗柏挥师向东,攻占了泰温公爵在战争首年用作兰尼斯特前线基地的赫伦堡。然而,罗柏并没能在那里取得他所期待的关键性胜利。泰温早就将他的部队撤到了君临,去迎击史坦尼斯的进攻,他甚至不愿在赫伦堡浪费一兵一卒来做象征性的抵抗。在兰尼斯特的部队离开前,他们屠杀了所有城中关押着的北境与河间地俘虏,他们的尸体堆满了赫伦堡的庭院,这使罗柏军士气大受打击。在堆积如山的死尸中,他们发现了幸存者,一名名唤科本学士

狭海对岸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船离开魁尔斯,到达了奴隶湾的城市阿斯塔波。丹妮的三条正不断成长,体型已经接近成年的大狗。当船接近城市时,丹妮的龙绕船飞舞,它们从海中捕鱼,并将其抛到空中用龙焰烤熟。丹妮意识到,它们仍未大到可以被用作战争武器,帮助自己夺回维斯特洛,她需要一支军队。乔拉·莫尔蒙爵士提到阿斯塔波训练的精英太监战士,他们被称作无垢者,据说是世上最优秀的士兵。丹妮莉丝则指出无垢者是奴隶士兵,使用他们只会给她在视奴隶制非法的维斯特洛带来负面影响。但乔拉却认为他们没有其它更好的途径来获得军队了。丹妮表达了对扩张自己的多斯拉克卡拉萨的意愿(由于多斯拉克人之前从未坐船航行,目前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晕船),但乔拉告诉丹妮,其他的多斯拉克人只有当觉得她足够强大时,才会选择加入她的队伍。而为了实现这一前提,她必须得到一支军队。

在到达阿斯塔波后,丹妮莉丝由无垢者的主人克拉兹尼·莫·纳克罗兹带领,参观了无垢者的营地。同行的还有克拉兹尼的奴隶女孩弥桑黛,来帮助把他使用的瓦雷利亚语翻译成维斯特洛的通用语。他们向丹妮介绍,无垢者自五岁起就开始接受战斗训练,并且每四名受训者中只有一人能活到训练结束。克拉兹尼告诉她,无垢者不畏惧疼痛与死亡,为了证明这点他削掉了一名士兵的乳头(这令丹妮莉丝非常反感)。但那名无垢者似乎没感到任何痛苦,反而感谢奴隶主给他效劳的机会。克拉兹尼解释说为了保证无垢者心中没有丝毫软弱之处,在训练结束前他们必须去奴隶市场买下一名新生儿,并当着其母的面将其杀死。丹妮莉丝对此感到异常愤怒,但她仍向对方询问有多少无垢者待售。克拉兹尼表示目前可供出售的无垢者有八千人,而丹妮有一天时间来作出决定。

在回船的路上,乔拉爵士劝丹妮莉丝买下无垢者。他解释说在丹妮的领导下,这些奴隶士兵的生活质量,将会比他们服侍克拉兹尼这些奴隶主要强得多。丹妮莉丝被一名玩耍的小孩吸引了注意力,她和乔拉谁都没有发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陌生人正跟在他们身后,手中握着匕首。小孩将木球扔给丹妮。但当丹妮伸手拾起木球时,披斗篷的陌生人却将它打落在地。乔拉爵士抓住陌生人,两人扭打起来,将丹妮撞倒在地上。她惊恐地发现,木球碎裂成两半,一只蝎尾兽从里面爬了出来,开始朝她进攻。当蝎尾兽致命的毒刺马上就要蜇中丹妮时,陌生人用匕首刺穿了它,并朝小孩冲去。小孩露出牙齿,发出爬虫般的嘶鸣,样子看上去很像俳雅·菩厉,他使用魔法逃跑了。丹妮莉丝意识到他是幸存的魁尔斯男巫派来的刺客。

丹妮走向自己的救命恩人,令她惊讶的是,对方称其为女王并揭开了他的斗篷。丹妮询问乔拉爵士是否认识这个男人。震惊的乔拉告诉她,他们眼前的陌生人是维斯特洛最强大的战士之一: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劳勃·拜拉席恩御林铁卫队长。巴利斯坦爵士跪在丹妮面前,他解释说在劳勃死后,自己已经被乔佛里解职。他一直都在寻找丹妮莉丝·风暴降生,希望能得到她的宽恕并允许自己为其效力,让他能够为由劳勃叛乱导致坦格利安家族败落过程中,自己没能尽到的御林铁卫职责赎罪。巴利斯坦称丹妮莉丝是真正的女王,并请求充当她的女王铁卫

演员阵容

角色

首次登场

死亡

注释

  • "Valar Dohaeris"是高等瓦雷利亚语,通常作为对"Valar Morghulis"的回应(这也是第二季最终回的标题)。它们常用于布拉佛斯,"Valar Morghulis"的意思是"凡人皆有一死","Valar Dohaeris"的意思是"凡人皆须侍奉"。
  • 这一集中低等瓦雷利亚语首次出现(有时也简称为“瓦雷利亚语”),弥桑黛及其他奴隶湾的人说这门语言。四百年前瓦雷利亚帝国覆灭后,高等瓦雷利亚语就不再是一种日常使用的语言了,而是如同拉丁语在中世纪欧洲一样,成为了一种学术上使用的语言。没有了古瓦雷利亚对帝国领域内不同民族的控制,他们的语言随时间推移演变成为了几种不同的语言。奴隶湾的各大主要城邦使用略有不同的方言,但仍然能够相互理解(更类似于地区的多种口音)。然而九大自由贸易城邦中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低等瓦雷利亚语变体,以至于它们之间已经不能被相互理解。尤其是奴隶湾的低等瓦雷利亚语,受到吉斯卡利帝国古语的影响很大。结果就是低等瓦雷利亚语族中有至少十种不同的分支。
  • 在第三季第一集中,拍摄了一些有艾莉亚·史塔克出现的场景,但之后由于剧集内容过多决定还是将艾莉亚的所有场景移到下一集。不过这两集的导演相同(Daniel Minahan),尽管首集编剧是贝尼奥夫和韦斯,第二集则是由Vanessa Taylor编写的。[2]
  • 这一集中,瑟曦探望了提利昂,说她听闻提利昂在黑水河之战中丢了鼻子,但亲眼看到后觉得也没那么可怕。对于原著读者来说这似乎有些奇怪,因为原著中提利昂确实被企图杀死他的曼登·穆尔爵士砍掉半个鼻子。剧集中没有做这个特效,大概是因为难度大且又要花钱,没准儿还会影响Peter Dinklage的演技。
  • 这一集中,罗柏有一句台词说“自从牛津之战后,兰尼斯特就一直在和我们捉迷藏。”这是剧集中第一次明确的出现“牛津之战”这个说法。这场战斗发生在第二季第四集骸骨花园,但当时没有明确的说明战斗发生的地点。

引用

最近编辑:GemTheLazy(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34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第三季第一集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zh.asoiaf.wikia.com/wiki/TV:%E7%AC%AC%E4%B8%89%E5%AD%A3%E7%AC%AC%E4%B8%80%E9%9B%86)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