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Gregor Clegane Nordheimer

魔山与他的手下 by Nordheimer ©

魔山的手下The Mountain's men),指的是效忠于“魔山”格雷果·克里冈爵士的士兵。

关于

可参阅:魔山的手下有关的图片。(6张)

魔山的手下们危险且令人厌恶。他们眼神冷硬,嘴巴紧抿。詹姆·兰尼斯特曾评价道:这样的家伙,在魔山身边才有活路。[1]

只能说格雷果的手下们并还不如“勇士团”那么卑鄙可恨。[1]桑铎·克里冈熟识他哥哥的手下并戏称他们为格雷果的“宠物鼠”。格雷果从来没有把他们带进过宫廷。[2]

名单

Gregors men

格雷果爵士的手下 by serclegane
从左到右:奇斯威克波利佛记事本拉夫德萨斯菲尔德家族的随从以及臭嘴

近期事件

Gregor rapes innkeeper's daughter

强奸酒店老板的女儿 - by Roman Papsuev

权力的游戏

首相的比武大会上,格雷果爵士对“百花骑士”用发情的母马来诱惑他的公马这一事感到万般愤怒。当他和他七个手下从比武大会回来后,格雷果便沉思于他的失败。 泛滥的河水使他们绕路到附近的一个酒馆。在那他和他的手下们强奸了酒店老板的女儿蕾娜奇斯威克之后在赫伦堡讲述了这个群奸的故事,并被伪装成普通随从的艾莉亚偷听到。

凯特琳·史塔克绑架了提利昂·兰尼斯特后,格雷果爵士和他的手下们几次袭击河间地,后来发展成为了五王之战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将他们伪装成强盗派遣到红叉河,洗劫了榭尔村温德镇以及戏子滩。其目的是为了吸引奔流城徒利家族势力到金牙城[3]

艾德·史塔克公爵派遣由贝里·唐德利恩率领的一队人前去处死格雷果爵士的时候,泰温·兰尼斯特让他们埋伏在戏子滩。唐德利恩和他的手下试图从红叉河撤退时,正是格雷果爵士一帮人从后方发动了突袭。

那之后,魔山的手下便追随泰温公爵在河间地的阵地,最后作为兰尼斯特先锋队左侧翼加入到绿叉河之战中。战役结束后,泰温公爵撤回赫伦堡,但留下了魔山的手下和部分势力任由他们洗劫河间地

列王的纷争

Marc Simonetti War

格雷果一帮人的洗劫 - by Marc Simonetti. © FFG

克里冈一帮人洗劫了戴瑞城,杀害了年仅八岁的城主林曼·戴瑞。他们攻下并火烧了石篱城,夺走食物供给并烧毁了杰诺斯·布雷肯的多年心血。

他们到处觅食和劫掠的同时,还抓捕并拷问平民。其中便包括了热派詹德利和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虽然那时他们还不知道艾莉亚的真实身份。[4] 艾莉亚很快熟知了所有格雷果的手下以及他们各异的怪癖。格雷果和他的手下们带着存活的犯人们去了泰温·兰尼斯特所在的赫伦堡

泰温·兰尼斯特公爵之后派遣格雷果爵士和他的手下们去攻下卢斯·波顿的阵地。在这期间,他们又与无旗兄弟会进行了几次小规模的冲突。在回赫伦堡的号哭塔前,贝里·唐德利恩的夜袭又使魔山失去了四名部下。

正是这段休养赫伦堡的期间,艾莉亚·史塔克无意偷听到了奇斯威克侃侃而谈群奸酒店老板女儿的故事,并之后指使了“无面者贾昆·赫加尔暗杀了奇斯威克。[5]

泰温公爵试图在红叉河阻击战中杀回西境时,魔山的手下们回到了泰温的麾下,并袭击了由艾德慕·徒利爵士所守的石磨坊。魔山的手下们被打退,并被迫与剩下的兰尼斯特军队一起撤退。

冰雨的风暴

Jake Murray Ser Gregor's Dog

格雷果爵士的走狗。 © FFG

自从红叉河之败后,格雷果爵士和他的手下撤退并又夺回了卢斯·波顿弃给瓦格·霍特赫伦堡(曾在他们不在时被攻占)。其间,格雷果的手下们屠杀了所有居民和守卫,只豁免了给他们开城门的厨师,城内的铁匠和一个多次遭他们蹂躏的女孩皮雅

格雷果爵士和剩下的人马跟踪一队由卢斯·波顿派遣的士兵到暮谷镇,只留下波利佛为临时城主以及一些兵力(包括记事本)看守赫伦堡。魔山一行人从后方突袭北方部队。一场战役也由此引发,仅有的生还者在撤往赫伦堡时又遭到了魔山手下的埋伏。他们乘胜追击,直到红宝石滩。除了波顿的嫡系部队已过河外,其余后方部队皆被魔山歼灭。

桑铎·克里冈绑架艾莉亚·史塔克后,曾说过她是多么幸运被他绑走,因为如果碰上像他哥哥那样残暴的人结果只会更糟。艾莉亚反驳说她清楚格雷果这人并列举出他几个下手的名字。这令桑铎感到惊讶,因为他们不该是像艾莉亚·史塔克这样出生高贵的淑女会认识的人。[2]

在波利佛留下作为城主后不久,艾莉亚桑铎·克里冈便在十字路口客栈遭遇了格雷果的手下。他们那时正喝得烂醉,玩弄女色以及准备拷问店家金子的下落。他们试图活捉桑铎时,战斗也一触即发。桑铎和艾莉亚合力杀死了波利佛记事本萨斯菲尔德家族的随从。[6]

群鸦的盛宴

剩下驻扎在赫伦堡的只剩"甜嘴"拉夫邓森臭嘴。[7]詹姆·兰尼斯特前往奔流城途径赫伦堡时,格雷果的手下站在城塔上看着他下马。詹姆爵士清楚格雷果爵士任命波利佛为城主在他离开后,但臭嘴透露波利佛已经在十字路口客栈,于追捕桑铎·克里冈中被杀死。现在赫伦堡已无人掌管。[1]

詹姆询问他们是否有派人跟上猎狗以及与他同行的乡下男孩。臭嘴告诉他没有,因为这条狗是格雷果的弟弟。詹姆觉得甜嘴拉夫会比剩下的士兵们更胆大些,对詹姆说出实情,

我们是操蛋,大人……可去杀猎狗,疯子才会干。[1]

詹姆继续追问拉夫是否害怕猎狗。拉夫回道他并不是“怕”他,只是想把他留给大人物们去处理,比如詹姆爵士。可詹姆自认当他有两只手时必去会会猎狗,但他现在不会欺骗自己:走不了几招就会给桑铎干掉。

当看到瓦格·霍特的头颅后,詹姆·兰尼斯特问臭嘴尸体剩下的部分在哪。臭嘴告诉詹姆剩下的要么腐烂,要么被格雷果爵士扔去喂了俘虏。他们管瓦格的肉叫“烤山羊”。詹姆默想他父亲养了一群疯狗。想到这里,对失去手臂的复仇也没了兴致。

当詹姆告知格雷果的手下他们要么选择跟随他讨伐奔流城,要么加入博尼佛·哈斯提爵士的麾下镇守赫伦堡时,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透露说格雷果还欠着他们“重赏”的承诺。[1] 众人齐声抱怨,他们都认为那丰厚的奖励是大把的金子。詹姆·兰尼斯特告诉他们有怨去跟瑟曦·兰尼斯特说去,不要在这抱怨。

值得注意的是,邓森从来没有当面碰到过詹姆,但被确认存活并在附录中成为这队伍的一员。

在詹姆出发前,他斩首了一个试图强奸皮雅的魔山手下。当他将被处死时,他极力抗议道他已经上了她无数次,其他人亦是如此。

奔流城被攻陷后,拉夫德受詹姆爵士之命护送罗宾·莱格戴斯蒙·格瑞尔爵士安全抵达女泉镇,在他们前往绝境长城自愿披上黑衣前。[8]

魔龙的狂舞

二十名士兵跟随“红罗兰”罗兰·克林顿白港,途径女泉镇,其中大部分人是魔山的旧部下。 塔利伯爵曾提及在他管理女泉镇时,格雷果的手下在这是怎样肆无忌惮。他们来了没过一天,就发生强奸罪的指控。蓝道斩首了杀人犯并阉了强奸犯。

魔山的旧部下与“红罗兰”一起抵达君临后,蓝道伯爵就建议将这些渣滓送到最适合他们地方——长城梅斯·提利尔同意这点,还声明他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人待在都城守备队。然而摄政王凯冯·兰尼斯特决定不驱逐他们:铁王座现在需要力量来对抗新的威胁——黄金团。他之后告知派席尔哈瑞斯·史威佛爵士去雇佣魔山的旧部下,如果他们有抗衡提利尔家族的需要。[9]

凛冬的寒风

甜嘴拉夫作为哈瑞斯·史威佛一位守兵随行到布拉佛斯。在那,他被“茉慈”——艾莉亚·史塔克所杀。[10]

语录

温德镇的居民躲进庄园,可房子乃是木制,入侵者便将其铺上稻草,把他们活活烧死在里面。有些人开门冲出火场逃走,他们便用弓箭射杀,连怀抱奶娃的女人也不放过。[3]


瓦里斯: 你能确定他们不是土匪毛贼?
雷蒙: 土匪?瓦里斯大人……哼,说得好,他们当然是土匪了。兰尼斯特家的土匪。[3]
—— 瓦里斯雷蒙·戴瑞的对话


他们还把我徒弟活活踩死……他们骑在马上哈哈大笑,追着他跑来跑去,还拿枪戳他,当成是在玩游戏。那孩子就这样跑啊,惨叫个不停,最后摔倒在地,被块头最大那家伙一枪刺死。[3]
—— 来自榭尔村的无名铁匠

引用与注释

最近编辑:AemonTargaryen(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10,553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魔山的手下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zh.asoiaf.wikia.com/wiki/%E9%AD%94%E5%B1%B1%E7%9A%84%E6%89%8B%E4%B8%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