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瓦里斯Varys),外号“蜘蛛”,在为七国铁王座服务的御前会议中担任一个颇具神秘感的职务——情报总管,实际上就是间谍头子。在电视剧中由Conleth Hill扮演。[1]

性格与外貌

可参阅:瓦里斯有关的图片。(14张)
Varys HBO

瓦里斯是靠着无数的秘密和情报来过日子的,他通过他的那些“小小鸟儿”们编织成的情报网来收集秘密。瓦里斯将秩序和平衡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只有在有利于达成这样的局面时他才会显示出一定的忠诚心。他可以为任何一方提供消息,帮助一方打击另一方,并操纵和维持着七国各方势力之间的平衡。正因如此,与他合作的势力都觉得他很惹人反感且不能信赖。

瓦里斯是一个太监,圆圆胖胖的光头,身上带着一股脂粉气。他喜欢穿着舒适的衣物,色彩鲜艳的上等丝绸,以及便于藏起脚步声的软拖鞋。同时他又是一个伪装大师,可以轻易改变自己的形象、走路的方式、身上的味道和衣饰的装扮,由此令旁人认不出他。

历史

当然,瓦里斯所说的一切都是不能轻易相信的。不过目前为止,他宣称自己是生于里斯[2],曾经是个奴隶,被卖到一个戏班子里当学徒,戏班的老板有一条小船,带着他们往来在自由贸易城邦间做巡演,有时也去旧镇君临。有一次他们在密尔停留时,一个男人用一大笔钱要求买下瓦里斯,数目之大足以令戏班老板无法拒绝。曾经听说过一些男人会如何享用小男孩的瓦里斯对那个男人很恐惧,但没想到对方是需要用他的阳具来完成血魔法。男人给瓦里斯喝了一种药剂令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可以感觉到一切。接下来男人切下了瓦里斯的男根并丢到了火焰中。[3]

仪式结束后男人将没有了利用价值的瓦里斯赶到了大街上任他自生自灭,而戏班子已经扬帆离去,他开始过上乞讨和行窃的生活,很快就成为了密尔有名的窃贼,竞争者们开始排挤他,把他从密尔赶了出去,之后他来到了潘托斯[3]在潘托斯,瓦里斯和名为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的刺客成为了朋友,两个人做起了新营生——瓦里斯从扒手们那里将东西偷走,伊利里欧则将它们交给失主来换取报酬。很快在潘托斯丢失了贵重物品的人们都知道要找他们来找回自己失去的财物。除此之外,潘托斯的窃贼们也找他们,一半是想要杀了他们(当然都没能成功),另一半则是为了让他们帮忙销赃。不多久,瓦里斯和伊利里欧积攒起了不小的财富。

瓦里斯意识到情报的价值远在金子和宝石之上,他开始训练起一支“小老鼠”的队伍(就像在维斯特洛的那些“小小鸟儿”一样)。瓦里斯买下一些孤儿当“老鼠”,他选择那些年纪最小的,安静而又灵敏的,瓦里斯教会他们攀爬墙壁,滑进烟囱,也教他们读写。“老鼠”们会找到情报、信件、帳本或是图表,他们看过之后将它们留在原地不动,根本不会有人察觉。情报的收集让瓦里斯和伊利里欧的财富比过去成倍地增长了起来,瓦里斯也因此声名远扬(或者说声名狼藉),他的这一特殊才能甚至飘洋过狭海传到了七国国王的耳朵里,这位国王恰好不信任所有人,无论是他的儿子,他的妻子,还是他的首相[4]

瓦里斯就此在伊里斯二世的宫廷里开始了他的情报头目职业生涯,伊里斯非常依赖太监的情报网,各种捕风捉影的消息令他变得愈发偏执和疑神疑鬼。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对此厌恶地表示伊里斯的王朝已经变成了瓦里斯的王朝。瓦里斯知晓很多红堡的密道(无疑是伊里斯告诉他的),他让他的“小小鸟”们终日徘徊通过那些密道窃听有价值的消息汇报给他。瓦里斯甚至警告伊里斯他的儿子雷加王子想要以出席赫伦堡比武大会为掩饰,实则召集贵族们谋划推翻他父亲的政权,为此,自暮谷城之乱后寸步不离红堡的伊里斯才会亲自前往那场比武大会。[5]

篡夺者战争爆发了,在三叉戟河之役后,瓦里斯劝告伊里斯不要向泰温·兰尼斯特打开城门,不能信赖他。而伊里斯这一次却听取了国师派席尔的建议,向兰尼斯特军敞开了城门。这次事件的见证人之一詹姆·兰尼斯特爵士感到非常讽刺,这可能是唯一一次伊里斯应该接受瓦里斯的建议,可他偏偏没有。

瓦里斯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继续为劳勃国王和他的继承者们服务,而看起来他似乎对坦格利安一脉确实抱有忠诚心,他和伊利里欧·摩帕提斯一起进行着密谋,企图让坦格利安的血脉重新夺回铁王座。书中的线索透露出,有可能是瓦里斯当年将婴儿伊耿从襁褓中和另一个婴孩换掉,使劳勃以为那孩子已经死了。之后他把伊耿悄悄运送到了狭海对面交给雷加的好友(同时也是之前被伊里斯下令驱逐的首相)琼恩·克林顿抚养长大。为了掩饰克林顿的行踪,他还编造并传播开一个虚假的故事版本,说克林顿在偷窃黄金团的财物被逮到后赶走了,终日酗酒郁郁寡欢而死。

克林顿对这个谎言可不怎么喜欢,但瓦里斯说一个人若是英勇战死很容易被世人惦念,但若是个小偷和酗酒至死的家伙,则没有人会关心,很快便被所有人遗忘掉。[6]

已知的伪装

瓦里斯使用多个伪造的身份来掩饰自己的行踪。提利昂对此评论:

“不止如此,模样、气味、走路方式通通都不一样,”提利昂道。“大多数男人都会上当。” [3]
  • 一个乞丐帮的乞丐。[3]——一个胖胖的乞丐,穿着打补丁的肮脏袍子,光脚上裹了层泥,脖子上用皮绳挂了个碗,就像修士佩戴水晶一样。他身上的味道足以呛死一只老鼠。
  • 一个女人。[7] – 她肥胖丰满,圆圆的脸如粉红的月亮,有一头浓密的黑卷发。一瞬间提利昂还以为这是洛丽丝
  • 一个地牢看管,罗根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首相的比武大会结束后,瓦里斯乔装打扮来到当今首相——艾德·史塔克公爵的寝室中拜访他,他警示艾德瑟曦王后妄图谋害劳勃国王,他声明自己是为了要维护王国的和平并愿意帮助艾德对抗兰尼斯特家族。瓦里斯向艾德坦言前任首相琼恩·艾林是死于一种名为里斯之泪的毒药,而他之所以会遇害是因为他“问的太多了”。[8]

瓦里斯在御前会议上将乔拉·莫尔蒙传递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劳勃国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怀孕了,劳勃命令他找人想办法将丹妮母子刺杀。伊利里欧和瓦里斯在红堡的地窖中秘密会见,讨论该如何延缓史塔克家跟兰尼斯特家的开战,以便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他们的计划。[9]

瓦里斯继续在乔佛里国王身边充当告密者的角色,乔佛里希望找个人为他父亲的死作出气筒,瓦里斯建议整肃巴利斯坦·赛尔弥。于是乔佛里和瑟曦罢免了赛尔弥的御林铁卫一职,议事厅内外不少人见证了这出荒唐的闹剧。[10]因为这次罢免,赛尔弥之后来到东方加入了丹妮莉丝一方,[11]而这正是瓦里斯所希望的。

艾德·史塔克被囚禁后,瓦里斯扮成狱卒的模样去见他,说服了奈德为了他女儿珊莎的生命,也必须要认下自己没犯过的罪,这样瑟曦就会允许他加入守夜人的行列以免罪,而狼家狮家就能避免一场战争。当奈德问起瓦里斯他究竟为谁效忠时,那个瞬间瓦里斯看上去是那么罕有的真诚,他宣称自己所有的作为都并非为了个人的权力欲、荣誉渴望或是忠诚心,而是单纯地在为整个王国打算。[12]

不过瓦里斯对于奈德的安排最后还是落了空,乔佛里违背了议会的意愿,在最后一分钟执行了奈德的死刑,而没有让他穿上黑衣,这一举措震惊了瓦里斯和所有围观的人。[13]

列王的纷争

Varys TheMico

Varys - by TheMico ©

提利昂进入破铁砧后,发现瓦里斯和雪伊在一起。瓦里斯和提利昂之间不露锋芒的互相用言语智斗了一番。瓦里斯随后问提利昂对红彗星有什么看法,并告诉提利昂它预兆了国王的到来,伴随的将是血与火。在瓦里斯离开前,他留下了一个谜语。[14]


三位地位显赫之人坐在一个房间,一位是国王,一位是僧侣,最后一位则是富翁。有个佣兵站在他们中间,此人出身寒微,亦无甚才具。每位显赫之人都命令他杀死另外两人。国王说:‘我是你合法的君王,我命令你杀了他们。’僧侣说:‘我以天上诸神之名,要求你杀了他们。’富翁则说:‘杀了他们,我所有的金银珠宝都给你。‘请告诉我——究竟谁会死,谁会活呢?’
[14]

提利昂·兰尼斯特抵达君临出任首相一职,瓦里斯和他建立起了合作关系,向他报告一些城内发生的事情。瓦里斯帮助提利昂逐渐将都城守备队控制在手里,并告诉了他瑟曦王后与她的堂弟蓝赛尔·兰尼斯特通奸一事。[15][16]

瓦里斯帮着提利昂保护他的情妇雪伊,安排了一条秘密路线让他可以去见她,同时又能瞒过瑟曦的耳目。[15]在两个人的合作过程中,瓦里斯将自己是如何被阉割的故事告诉了提利昂。[16]也正是瓦里斯将詹德利交给了尤伦去加入守夜人,以避免这男孩因为是劳勃的私生子而遭遇到瑟曦爪牙的毒手。

冰雨的风暴

提利昂·兰尼斯特黑水河之役的重创中清醒过来后,他找来瓦里斯,希望能恢复他们的同盟,包括继续帮助他维持雪伊的秘密。瓦里斯答应了他。然而瓦里斯在提利昂的审判中做出了对他很不利的证词,这些证词并非伪造,证词的内容包括两人之间的一些对话等,但事实上将提利昂推向了极为不利的位置。提利昂被判了死刑后,詹姆威胁瓦里斯帮他把弟弟救出来,在詹姆的剑下瓦里斯只好同意(瓦里斯是否还有其他目的并不清晰,不过据詹姆所说是如此)。在解救提利昂的过程中,提利昂问瓦里斯首相塔密道的事,瓦里斯在表面上建议提利昂不要管这些,赶快逃走,不过还是告诉了提利昂可以到达他老爸泰温寝室的密道——而提利昂通过这条密道潜入杀死了自己的父亲。[17]

群鸦的盛宴

由于帮助提利昂潜逃(并杀了自己的父亲泰温),瓦里斯的情报总管生涯就此终结了。瑟曦悬赏他的人头,但瓦里斯就此销声匿迹无影无踪。而据传一位地牢的看守“罗根”在提利昂潜逃的夜晚也同时失踪了。在这位罗根位于地牢的住所里,科本学士发现了一枚古老的提利尔家的金币,他把它交给了瑟曦。[18]读者们有很多理由可以怀疑“罗根”就是瓦里斯(因为狱卒们对“罗根”的描述与瓦里斯在《权力的游戏》中所扮成的去见奈德·史塔克的狱卒非常一致),而那枚金币可能正是瓦里斯为破坏提利尔与兰尼斯特之间的结盟而留下的。

科本学士接替了瓦里斯的位子,人们忙不迭地巴结他,并为了金钱把情报卖给他,间谍什么的似乎还挺容易当的。瑟曦觉得瓦里斯总是令大家觉得他是不可或缺的,让人们依赖着他,这些事科本也完全能做得到。而实际上,科本可远远不如瓦里斯那般消息灵通,他也没有瓦里斯那样无孔不入的可靠的情报网。

魔龙的狂舞

瓦里斯通过红堡的密道潜入到大学士派席尔的住所杀了他,之后派了一只“小小鸟儿”去找凯冯爵士(他在瑟曦陷入丑闻后接替她出任摄政王),谎称是国师有事要找他。

凯冯·兰尼斯特到了后,瓦里斯用十字弓射中了他。他告诉凯冯,自己这么做是为了阻止凯冯有机会收拾好瑟曦留下的烂摊子,他说凯冯死后,瑟曦大概会怀疑是提利昂联手了提利尔做的,而提利尔家则会怀疑瑟曦,接下来还会有人把帳算到多恩人头上。疑云和猜忌将会笼罩着小托曼的王国,威胁着贵族们的联盟。在凯冯死前,瓦里斯对他表示歉意,说自己也不想这么做,他全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以及它未来的君王——伊耿六世

紧接着瓦里斯招来了他的“小小鸟儿”们,让他们来结束凯冯爵士的痛苦。[19]

语录

暴风来了又走,巨浪冲刷过头,大鱼吃掉小鱼,可我依旧好端端地在海里划水呢。 - 瓦里斯 对 提利昂 所说 [15]


为何在你们这些王公贵族的权力游戏里面,永远是无辜的人受苦最多? - 瓦里斯 对 艾德 所说 [12]

引用与注释

  1. HBO: Game of Thrones: cast and crew
  2. 权力的游戏章节 25,艾德。
  3. 3.0 3.1 3.2 3.3 列王的纷争章节 44,提利昂。
  4. 魔龙的狂舞章节 5,提利昂。
  5. 魔龙的狂舞章节 67,废王者。
  6. 魔龙的狂舞章节 24,流亡首相。
  7. 冰雨的风暴章节 12,提利昂。
  8. 权力的游戏章节 30,艾德。
  9. 权力的游戏章节 32,艾莉亚。
  10. 权力的游戏章节 57,珊莎。
  11. 列王的纷争章节 63,丹妮莉丝。
  12. 12.0 12.1 权力的游戏章节 58,艾德。
  13. 权力的游戏章节 65,艾莉亚。
  14. 14.0 14.1 列王的纷争章节 3,提利昂。
  15. 15.0 15.1 15.2 列王的纷争章节 8,提利昂。
  16. 16.0 16.1 列王的纷争章节 29,提利昂。
  17. 冰雨的风暴章节 77,提利昂。
  18. 群鸦的盛宴章节 7,瑟曦。
  19. 魔龙的狂舞终章
最近编辑:Weas-El-Bot(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1,215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瓦里斯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zh.asoiaf.wikia.com/wiki/%E7%93%A6%E9%87%8C%E6%96%AF)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参见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