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冰与火之歌

琼恩·雪诺/琼恩·雪诺的父母

< 琼恩·雪诺 | 简体 | 繁體

5,300篇词条
已被建立
添加新页面
评论52 分享

书中未揭开谜底的一个问题:谁是琼恩·雪诺的生母。

莱安娜·史塔克

Blood and roses by crisurdiales.jpg

关于奈德对莱安娜许下承诺的推测 By Cris Urdiales ©

很多读者认为琼恩并非艾德·史塔克之子,而是坦格利安家族雷加王子与艾德的妹妹莱安娜之子。雷加和莱安娜于篡夺者战争早期一起失踪,雷加被认为将怀孕的莱安娜留在极乐塔后,孤身返回保卫他家族的王朝。

在篡夺者战争末期,约一年之后,艾德和他的同伴在极乐塔找到了三个御林铁卫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奥斯威尔·河安爵士以及亚瑟·戴恩爵士。他们出现在那里并战斗的原因仍是未知,但是保护王室继承人未出生的儿子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这场战斗中唯一幸存的两个人是艾德本人及霍兰·黎德。艾德回忆起他的妹妹死于“充满血腥的房间”,在那里,他在莱安娜去世前许下了未知的承诺。

同时,在罗柏、珊莎、布兰和瑞肯都被描述为具有徒利家的特征(发色,眼睛)时,琼恩和艾莉亚则在外貌上更为相像(这也使得珊莎认为艾莉亚也和琼恩一样的私生子,直到她的母亲把这个理论推翻)。而艾莉亚被描述为像莱安娜,似乎可以以此推测琼恩和莱安娜的相貌也比较相似。尽管外貌上,琼恩似乎并无坦格利安家族的特征,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坦格利安家族成员多银发紫眸是近亲通婚导致的结果,瓦雷利亚血统在遇上其它血统时显现出的特征需要参考诸多私生子,例如,同样来自有着古老先民血统布雷肯家族芭芭·布雷肯伊耿四世所生的伊葛·河文爵士,是黑发。也就是说,当坦格利安家族与其它家族通婚的时候,生下来的孩子并不一定会有明显瓦雷利亚族裔的特征。史塔克家族的特征很有可能完全盖过了另一部分。

如今艾德被乔佛里国王斩首,莱安娜之死的真相,以及她临死前让哥哥奈德许下的承诺,便只有霍兰·黎德一个人知道了。

从一个侧面我们可以得到同样的佐证:HBO冰火剧集的两位制作人想要创作权力的游戏时,马丁考了他们琼恩的母亲是谁。他们做出了一个有依据的推测,马丁表示他们猜对了,所以琼恩父母的真相其实从很早就可以得出,后面的大多是红鲱鱼烟雾弹,或者丰富错误春天的拼图。[1]

故事

雷加娶了伊利亚,两人生育了两个孩子——雷妮斯和伊耿。但是这场婚姻是政治性的,在“错误的春天”那一年的赫伦堡比武大会上,雷加碰见了他的真爱——莱安娜.史塔克。这两人共同陷入了爱河,并在之后不久一起私奔到多恩红色山岭中的极乐塔。

在极乐塔,雷加和莱安娜行了男女之事,并且莱安娜怀上了雷加的孩子。但好景不长,雷加必须离开去和叛乱者劳勃战斗,三个御前护卫被派到极乐塔保护莱安娜和她未出生的孩子。其后,艾德和他在战场上的同伴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莱安娜的位置。他们认为莱安娜是被雷加掳走,并非出于她自身的意愿。

艾德带人赶到极乐塔,接着与守护莱安娜的护卫进行了战斗。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奈德和泽地人霍兰.黎德。奈德进入塔中找到了莱安娜。此时莱安娜已经生下了孩子,但是由于其过程的复杂和痛苦,导致她难产将要死去。她让艾德做出承诺不可以把孩子身世的真相告诉任何人,唯恐劳勃因为对坦格立安的憎恨而杀死这个孩子。然后,她死了。

艾德给小孩取名琼恩,他和琼恩,可能还有霍兰.黎德,一起去到星坠城返还在战场上死去的亚瑟.戴恩留下的拂晓神剑。在星坠城,艾德与薇拉共同谋划了琼恩的身世说辞,对外声称薇拉是琼恩的母亲,以保护这个孩子。然后,亚夏拉因为种种原因选择了自杀。

艾德带着琼恩回到北境,声明琼恩是他和薇拉的孩子(向劳勃等人),以保护他免遭因为劳勃对坦格立安家族的仇恨带来的屠戮。   

证据

雷加的性格——莱安娜是其真爱?

在系列全卷的开始,读者对于雷加的印象可能是普遍的反感。然而,大多数都评价都是来源于劳勃之口。劳勃声称雷加是个无比肮脏,邪恶,卑鄙之人,并且是个强奸犯。这一切的理由很可能就是雷加掳走了莱安娜,劳勃一生的真爱之人。在其后的故事里,很明显,没有其他人物对雷加有如此评价,很多时候甚至是尊敬和崇拜,以下给出简要的节选。

“他(奈德)很好奇雷加是否也常光顾妓院,不知为什么,他相信没有。”

骑士(乔拉)给了她(丹妮莉丝)一个好奇的表情,“您确实是您哥哥的妹妹。”

“韦赛里斯?”她不明白。 “不,”他回答道。“雷加。”

(丹妮说)“人们在肯定在称道关于我父王的好,不是吗?”

“是有,尊贵的陛下。关于您的父亲,还有那些在他之前的明君。您的祖父杰赫里斯和他的兄弟,他们的父亲伊耿,您的母亲......还有雷加,他被称道得最多。”

从以上来看,艾德,乔拉和巴利斯坦都未赞同劳勃的看法并且认为雷加是个优秀杰出之人......不太可能是违背一个少女的意愿将其掳走之流。也许连劳勃自己也意料到了这一点:


国王困惑地摇摇头。“雷加......雷加他赢了,挨千刀的。奈德,我杀了他,我的战锤狠狠凿穿了他那件黑铠甲,刺进了他那颗黑心,教他当场死在我脚下。后人为这件事称颂不已。可他还是赢了。如今他拥有了莱安娜,而我得到的却是她。”国王一饮而尽。

从这里我们可以推测出这种可能性,莱安娜是自愿和雷加走的。从这里看这个猜想就具备合理的可能性——莱安娜也爱上了雷加,并且和他以前私奔了。我们知道莱安娜并不爱劳勃。


“劳勃永不会安于一室。”许久许久以前,在他们的父亲把她许配给风息堡年轻公爵的那个晚上,莱安娜在临冬城对他这么说。“我听说他在艾林谷跟一个女孩生了孩子。”奈德自己便抱过那婴孩,实在无法否认她的话,况且他有不愿欺骗妹妹,便向她保证不论劳勃在婚约之前干过什么风流事,都无足轻重,因为他是个情感真诚的好人,全心全意地爱着她。然而,莱安娜只是笑笑。“我最亲爱的奈德啊,爱情诚然可贵,却终究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本性。”

所以很显然,莱安娜并不喜欢劳勃,而雷加也并非劳勃口中所说的淫邪之徒。这一对年轻的男女很有可能相爱了,我们同样有一些证据可以支持这种看法。比如,“错误的春天”在赫伦堡所举行的比武大会,雷加赢得了长枪比赛,他把爱与美的皇后的桂冠给了莱安娜,而不是自己的妻子伊利亚。


奈德记得雷加.坦格立安催马跑过自己的妻子——多恩领马泰尔家族的伊利亚公主,将爱与美的皇后的桂冠放在莱安娜膝上。全场观众笑容消失的那一刻,至今历历在目,那是一顶冬雪玫瑰编织而成的皇冠,碧蓝如霜。

奈德.史塔克伸手去抓那项花冠,但浅蓝色的花瓣底下却暗藏着刺。

很显然这所描述的是一个重大的时刻,奈德在监狱里的回忆。我们还有其他关于莱安娜在赫伦堡比武大会上爱上雷加的指示之处,从梅拉关于笑面树骑士的故事里得出:


“龙太子唱了一首悲歌,令年轻的母狼抽泣,她的幼狼弟弟嘲笑她哭鼻子,被她反手将酒泼在脑袋上。”

龙太子就是雷加,年轻的母狼便是莱安娜。这里看起来便暗示着莱安娜喜欢上了雷加。在梅拉的故事里还有其他的暗示线索。

“神秘骑士应该赢得比武大会的胜利,击败每一位挑战者,最后命名母狼为爱与美的皇后。”

“她的确成为了爱与美的皇后,”梅拉说,“那是一个更加悲伤的故事。”

我们还有其他一些模糊不清的线索,看上去是故意为此的。


丹妮有时还是会在脑海里自行拼凑出过往的光景:......她的长兄雷加在染血的三叉戟河上与篡夺者殊死决斗,为他心爱的女人丧命。

还有丹妮在不朽者的尘埃之殿里所看到的幻视:


红宝石般的血滴从濒死王子的胸口喷出,他跪倒在水中,用最后一口气呢喃出一个女子的名字......

在以上所引用的两段中,乔治.马丁似乎刻意避免使用“伊利亚”,而是使用了“他心爱的女人”和“一个女子”,是否这暗示着这个女子是伊利亚之外的人物,也许——莱安娜?

御林铁卫,极乐塔以及莱安娜之死

在《权力的游戏》中,艾德因为腿受伤服用了罂粟花奶,在其作用下做了梦。在梦里他梦到了在极乐塔与御林铁卫的一战。乔治.马丁表述过这个梦并不是完全就和现实一致(毕竟,奈德是在做梦),但是仍旧有一些基本的事实可以从中推测得出。

一处就是御林铁卫中的三人,亚瑟.戴恩爵士,奥斯威尔.河安爵士继而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爵士,都出现在极乐塔。这里就存在疑点了,就读者所知,极乐塔内并无皇室成员,而是只有莱安娜。那么为什么这三个人会在那里,而不是去保护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雷加和伊里斯在当时都已经死去)。

很显然的一个原因就是,莱安娜怀上了雷加的孩子,御林铁卫在那里保卫这皇室血脉的一份子。但是雷加会信任这些人并将如此大的一个秘密交付给他们吗?有这个可能,巴利斯坦曾经告诉丹妮,雷加最长久和真诚的朋友便是亚瑟.戴恩,也许他正是交付如此大的一个秘密的理想人选。

御林铁卫三人明显对艾德产生了影响,书中,只是见到这三位身披雪白披风的骑士,艾德不自觉地打起了寒战。

接下来让人好奇的话题便是莱安娜的死亡。从第一卷艾德的内心回忆中,我们得知她死于热病,在一个充溢着血液和玫瑰气味的房间里。既然战斗是在塔外,我们可以推断出血液来自于莱安娜的分娩。血液是属于莱安娜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在书中有提到,“她躺在她的血床上”,“她的血床”——血液来自于莱安娜,而大量的流血很显然不是热病所能导致的症状。而乔治.马丁在书中曾经把“血床”当作分娩的术语——在《权力的游戏》中,巫魔女就曾对丹妮说,她知晓关于“血床”的秘密,在这里,“血床”就是指的女性分娩。

“答应我,奈德”

“她临终前我就在她身边,”奈德提醒国王,“她只想回家,长眠在布兰登和父亲身边。”他至今还偶尔能听见她死前的呓语。答应我,她在哪个弥漫血腥和玫瑰馨香的房间里朝他喊,奈德,答应我。迟迟不退的高烧吸走了她的全部力量,当时的她气若游丝。但当他保证将信守诺言时,妹妹眼里的恐惧顿时一扫而空。

在以上引用的情节中,艾德表示他的承诺是将莱安娜带回临冬城安葬。但是,这段回忆曾经在书中多次出现,而且往往是奇怪的时间和地方,很可能表明,承诺里还有更多的东西。从文中的“妹妹眼里的恐惧顿时一扫而空”可以推断出,承诺肯定是更深层次的东西——为何她会为自己安葬在何处而感到恐惧?这里不妨可以推断为艾德真正承诺的是将琼恩的身世作为一个秘密保留下去。从他回忆起莱安娜话语的方式里也可以窥其端倪。


“三叉戟河一役,你已经为她报了仇。”奈德在国王身旁停下马。奈德,答应我,当年,她死前如此低语。

这里的疑点可以用奈德想起了莱安娜而搪塞过去,但是,劳勃杀死雷加和奈德答应将莱安娜葬在临冬城并没有什么联系。这里如果理解为奈德的承诺和琼恩是相关的显然是更合理的,因为这与劳勃对坦格立安家族的深仇大恨息息相关。


他忆起雷加那尚在襁褓的儿子,血淋淋的头颅,以及国王置之不理的态度,正如不久以前他在戴瑞的会客厅里的所作所为。珊莎的哀告至今犹在耳际,一如莱安娜临终前的恳求。

这里同样是个有意思的地方,为什么珊莎为“淑女”的求情会让他想起莱安娜恳求他做出承诺把她安葬在临冬城?尤其是在提到了劳勃对坦格立安家族的仇恨之后。这样理解的话完全是没有逻辑的,除非是莱安娜恳求他对劳勃绝对保守琼恩的身世秘密。


“我会的。”奈德答应她。这是他的命。劳勃可以誓言真爱不渝,然后在天黑以前就忘得一干二净,然而奈德.史塔克信守承诺。他想起莱安娜临终之际他所许下的承诺,以及为了遵守誓言付出的种种代价。

同样,这里的内容如果理解为当初艾德是承诺莱安娜将其安葬在临冬城是不合理的。如果只是这样的承诺,那他为什么要付出代价?如果这个承诺和琼恩有关,那么从另一方面来看,这段引用就显得合理的。显然,奈德声称琼恩是自己的骨肉,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尤其是对于凯特琳。

以下这段引用来自于艾德的梦:


“答应我,奈德,”莱安娜的雕像轻语。她带着淡蓝色玫瑰花环,双眼流下血泪。

从书中来看,艾德关于他对莱安娜做出承诺的梦,总是充满了狂躁与不安。为什么?如果仅仅是承诺将其安葬在临冬城,显然是不自然的。


“记得把那只野猪当我葬礼的主菜,”劳勃嘶声道,“嘴里塞个苹果,皮烤得香香脆脆,把那王八蛋给吃喽。我管你会不会撑死。答应我,奈德。”

“我答应你。”奈德说。答应我,奈德,莱安娜在应和。

这处引用可以简单地归结于艾德将他对劳勃的承诺与对莱安娜的承诺联系在了一起。

根据以上多处引用,这个承诺对于艾德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无疑比承诺将莱安娜安葬于临冬城要更加重要。其重要性很可能是关于琼恩的身世,如果不是,也是其他爆炸性的内容。

蓝色的冬雪玫瑰

同“答应我,奈德”这句话一同出现的是,艾德也会在奇怪的时间回想起蓝色玫瑰。这一点可以归结于莱安娜,书中有明确提到她喜欢蓝色冬雪玫瑰。而雷加送给莱安娜的爱与美的皇后的桂冠便是由这种玫瑰编织而成。当然,奈德回想起蓝色的玫瑰可能与他对莱安娜的死感到悲伤有关,但这其中很可能另有隐情。


答应我,她在那个弥漫血腥和玫瑰馨香的房间里朝他喊,奈德,答应我。......奈德记得她最后的微笑,还有她如何紧抓他的手,随后离开人世,玫瑰花瓣自她的掌心倾流而出,沉暗而无生气。......(奈德说)“我一有机会就会带花来看她,”他说,“莱安娜她......一直很喜欢花。”

莱安娜死去的房间里有玫瑰的馨香,她的手掌中也握有玫瑰花瓣。值得引起注意。如果雷加知道这是她最喜欢的花,这可能是他让莱安娜快乐的一种方式。


当钢铁与幻影冲杀成一团,他听见莱安娜的尖叫。“艾德!”她喊。一阵玫瑰花瓣的暴风,吹过染血长天,天空蓝得像死亡之眼。

她的双眼燃起暮色中的绿火,宛如她家徽的母狮。“我们新婚当晚,初次同床共枕,他叫的却是你妹妹的名字。他压在我身上,进到我体内,浑身酒臭,他竟然悄悄念着‘莱安娜’。”

奈德.史塔克想起碧蓝的玫瑰,一时间只觉得泫然欲泣。

“答应我,奈德,”莱安娜的雕像轻语。她带着淡蓝色玫瑰花环,双眼流下血泪。

那位身材苗条,头戴碧蓝玫瑰花冠,身穿沾满血污的洁白裙服的姑娘,一脸哀伤,想必就是莱安娜。

以下这处来自丹妮莉丝在尘埃之殿里所看到的幻视:


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

从这里明显可以看出莱安娜的蓝色冬雪玫瑰和长城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如果联想到琼恩,可以说完全合乎之前的推测和线索。莱安娜和象征她爱情的冬雪玫瑰的产物,也就是琼恩,在长城之上。

在第二卷中,耶格蕊特曾经给琼恩讲述过吟游诗人贝尔的故事。贝尔未经请求从临冬城的温室花园里摘取了一朵“蓝色冬雪玫瑰”;一年之后,他留下了他与布兰登的女儿所生育的孩子,作为对他不告而摘玫瑰的回报。既然雷加热爱音乐和诗歌,那么他很可能听说过这个故事,于是他将模仿贝尔作为献给莱安娜的一种浪漫方式。

谎言,破碎的承诺和不安的梦

既然艾德被描述为一个重视荣誉的男人,我们可以认为他对于向世人隐瞒琼恩的身世,是会有罪恶感的。确实,他对一些事情会有罪恶感,纵观全书,有多处提到他对于撒谎感到罪恶的事实。这些谎言有极大可能是与琼恩的某些方面有关。


“你当时并不在场,”奈德语带苦涩。这个谎言已经伴随他十四年,至今仍时常在梦中骚扰他。”

既然当时琼恩已经是十四岁,这里强烈的意味着伴随了艾德十四年的谎言是和琼恩有关。这个谎言依旧在梦里骚扰他,什么梦?那个关于极乐塔和蓝色玫瑰的梦。


“她(娜梅利亚)边哀嚎边看着我,我觉得好羞耻,但这样做是正确的对不对?不然王后会杀她的。”

“你做的没错,”父亲说,“有时谎言也能......不失荣誉。”

艾德可以轻易地将艾丽亚不失荣誉的谎言和自己的谎言作比。   

有些秘密还是藏起来更安全。这样的秘密要分享实在太危险,即使是与那些你爱的和信任的人。(奈德想)

此处可以推断出奈德有他自己的秘密。


大雨把所有人都赶进了屋里。这雨不断敲打着奈德的头,温热如血,无情一如萦绕心头的过往罪愆。

欺瞒让他觉得自己人格污损。这是我们为爱而撒的谎,他心想。愿天上诸神原谅我。

以上引用都指向一个事实,奈德一直在隐瞒一个谎言,时间长达十四年。如果不是关于琼恩,那是什么?当然还有其他的可能,但看起来琼恩是最切题的。

涉及琼恩的想法

以上对于原小说的引用都是为推测莱安娜和雷加的关系提供证据。然而,书中同样有多处地方表明琼恩并非一个正常的私生子。有一点值得注意:


“永远不要问我关于琼恩身世的事,”他说道,口气冷如寒冰。“他是我的骨血,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注意艾德将琼恩称为“我的骨血”,而不是“我的儿子”。此处也许是一个暗示,艾德尝试尽可能的在凯特琳面前讲真话。因为如果琼恩是莱安娜的儿子,那么他仍然是奈德的外甥,奈德的血亲。


奈德心想:倘若换成别的小孩威胁到罗柏,珊莎,艾丽亚,布兰或瑞肯的生命,他会怎么做?甚或,倘若琼恩威胁到她亲生孩子的性命,凯特琳又会怎么办?他不知道,他祈祷自己永远不要知道。

艾德在心目中列出了所有他的孩子,却并没有包括琼恩。有意思。

在君临红堡的监狱里等死的时候,奈德又想起了琼恩。


想到琼恩,艾德满怀羞耻,以及一种言词难以形容的深深哀恸。如果能再看看那孩子,坐下来和他谈谈心就好了......

为什么除开其他的孩子,单单是琼恩,让奈德在死前想和他谈谈心?是不是他想最终告知琼恩他身世的秘密?当然,即使琼恩的母亲是其他人,奈德也有这样做的动机,不能单纯推测出莱安娜和雷加的可能性。也是在这段情节之前,艾德在地牢里询问瓦里斯能否帮他寄一封信。这封信很可能就是揭开秘密所用。

布兰所做的梦可以为我们的猜想提供证明:


“我昨晚又梦见了那只乌鸦,就是生了三只眼睛的那只。它飞进我的卧房,要我跟它一起走,我就随它去了。我们飞下墓窖,父亲正在那里,我和他说了话,他很难过。”

“为什么难过?”鲁温透过镜管往外看。

“我记得......好像是和琼恩有关的事情,”这个梦令他很不舒服,比其他有乌鸦的梦更甚。

书中角色的梦境几乎都与预言或象征有关。艾德尝试在墓窖里告诉布兰关于琼恩的一些事情,是否也是暗示着琼恩身世的秘密就在此处——在莱安娜坟墓的雕像旁?也许如此。

琼恩也有相似的梦境:


“我开始乱跑,到处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爬着高塔楼梯,尖叫着别人的名字,任何人都好。最后,我发现自己站在通往地下墓穴的门前,里面一团漆黑,我只能看见蜿蜒向下的螺旋梯。不知怎的,我很清楚自己必须下去,但我却不想下去。我害怕等在里面的东西。古时候历代的冬境之王都在那儿,坐在他们的王位上,石雕狼躺在脚边,大腿横放着铁剑,可我怕的却不是他们。我大声尖叫,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史塔克家的人,此地与我无关,然而没有用,不管怎样我都必须下去。于是我扶着墙壁前进,没有火把照明,我只好慢慢地往下走。路越走越暗,越走越暗,暗到我想尖叫。”......“每次梦到这里,我就醒了。”

此处同样也是一个暗示,琼恩的命运和临冬城的墓窖有关。也许,是有关他的母亲?还有一处关于琼恩父母的暗示。


“国王!”乌鸦嘎嘎怪叫,振翅飞过书房,停在莫尔蒙肩膀上。“国王!”它摇头晃脑地又叫了一声。

“它好像很喜欢这个词。”琼恩微笑道。

“这个词容易说,更容易讨人喜欢。”

“国王!”鸟儿又叫。

“我想他希望您也有顶王冠,大人。”

“国内现在有三个王,而我还嫌多了两个咧。”莫尔蒙伸出手指,弹了一下乌鸦的下巴,但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琼恩雪诺。

此处当然可以理解为乌鸦随意地乱叫,但也可以看作一个微妙的暗示。琼恩,作为雷加唯一存活在世的儿子,如果坦格立安家族仍然统治维斯特洛,那么他将成为国王。

角色的外表也是一个线索。书中有数次提到琼恩和艾丽亚的长相有相似之处,而艾德曾经说过艾丽亚长得像莱安娜。通过逻辑的推理,间接可以得出琼恩和莱安娜在长相上有相似处。

最后一点是从书名《冰与火之歌》推测得出。琼恩在故事中被当作主角来塑造,如果他的父母是雷加(火)和莱安娜(冰),无疑这是和书名契合的。  

疑问

根据大多数角色的描述,雷加是一个重视荣誉和忠诚的人。所以他背叛他妻子,和莱安娜私奔并生下一个孩子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目前无法得到完美的回答。在丹妮的幻视中,他看到雷加与伊利亚站在他们的新生儿伊耿之前。雷加称伊耿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然后,他又神秘地补充了一句,“应该还有一个,......龙有三个头。”根据雷加前两个头明显是指雷妮斯和伊耿。存在这种可能,雷加阅读了预言,他认为和史塔克家族的人生下的第三个孩子,龙的第三个头便是“冰与火”的组合。目前的信息仅供我们推测到这个地步。关于预言这个话题的更深层讨论,可以参见“谁是亚梭尔亚亥的转世?他是否和预言中的王子是同一个人?”这一话题。

亚夏拉·戴恩

另一种理论认为琼恩的母亲是亚夏拉·戴恩,他的父亲可能是艾德·史塔克也可能是布兰登·史塔克。据说戴恩小姐在赫伦堡比武大会的时候和他们两个在一起。据巴利斯坦·赛尔弥所述,一个史塔克在比武期间和她上了床并让她怀了孕。而她在从星坠城塔楼(也被称为白石剑塔,位于星坠城靠海的悬崖)跳下自杀之前,也确实曾怀过一个孩子。

尽管巴利斯坦爵士认为戴恩小姐的私生子是个流产的女孩,很多人仍然认为亚夏拉·戴恩是琼恩·雪诺的生母。瑟曦·兰尼斯特凯特琳·史塔克都这么认为。当凯特琳质问他亚夏拉·戴恩是不是琼恩母亲的时候,艾德拒绝回答。

证据

亚夏拉.戴恩,星坠城的公主,在劳勃叛乱之前,明显和艾德存在对彼此的爱情趣味。

自从奈德从南方带回琼恩,谣言便开始流传亚夏拉是琼恩的生母。凯特琳从临冬城的仆人处听到了这个故事,对此,奈德的回答很有意思。


“永远不要问我关于琼恩身世的事,”他说道,口气冷如寒冰。“他是我的骨血,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现在我要弄清你从哪里得知那个名字,我的夫人。”她只能同意,并且告诉了他实情。从那天起,流传消失了,亚夏拉.戴恩的名字再也没有在临冬城被提起过。

从此处我们看出艾德并没有否认谣言,他所做的只是结束它们。正如提利昂所说,“当你拔出一个人的舌头,你不能证明他是个说话者。你只是向世人表明你害怕他所说的。”

但是很明显谣言还是传开了。瑟曦听说过,艾德里克.戴恩和哈尔温也听说过。但是这些谣言里是否有真实之处?

可以肯定地说,艾德和亚夏拉至少对彼此有过好感。艾德里克.戴恩告诉艾丽亚他们两者当年是在赫伦堡相爱的。这点听起来真实可靠。我们从梅拉所讲述的关于笑面树骑士的故事中得知,“错误的春天”那一年在赫伦堡举行的比武大会上,艾德和亚夏拉曾经共舞。


“泽地人看到一位少女,她有一双会微笑的,紫罗兰色的眼眸,她跟白袍剑客跳舞,跟红色毒蛇跳舞,跟狮鹫大人跳舞,最后跟那沉默的狼......不过是野狼替弟弟邀请之后,他弟弟太害羞,不曾离开座位。”

“沉默的狼”自然是指艾德,从第一卷我们就知道亚夏拉有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但是,这次比武大会是在劳勃叛乱的一或两年之前,如果琼恩是在这期间被怀上的,那他的年龄肯定比现在要大得多。所以,我们只能假设琼恩是在战争中或者临近战争爆发之前被怀上的。但是是通过怎样的途径呢?在那个时候,艾德已经娶了凯特琳。根据书中多处所讲述的他突出的荣誉感,与旧爱生下一个私生子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我们可以知道艾德在莱安娜死后去星坠城归还黎明巨剑。如果琼恩是在那时被怀上的,那么艾德将在星坠城待上九个月直到他出生并把他带回临冬城。但是并没有记录说明他在多恩带过那样漫长的一段时期,不过这也不能证明没有这个可能。

另外一种可能是艾德和亚夏拉在赫伦堡比武大会后曾经在其他的地方密会,如果存在他们于战争临近前密会过一次的可能,那么琼恩就应该是那次被怀上的。没有证据来证明这种说法,同样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来推翻它。

是否亚夏拉是琼恩的母亲,她在战争结束后选择了自杀,为什么?以下是可能的几个原因。

  1. 为她兄长死于艾德之手感到悲痛。
  2. 为艾德和其他女人生下了琼恩感到悲痛。(也许是薇拉?具体见下面的分析)
  3. 为艾德在和她生下琼恩以后,仍要返回临冬城凯特琳,他真正的妻子身边而感到悲痛。
  4. 以上第一点和二点的结合。
  5. 以上第一点和第三点的结合。

总结:我们知道艾德和亚夏拉至少有过爱情层面上的好感。但是关于她就是琼恩的母亲的谣言,可信度并不是很大。她的自杀很可能是以上推测的几点原因的结合所导致的悲剧。

薇拉

薇拉,星坠城的乳母,是另一个可能的人选。据劳勃·拜拉席恩所述,他记得起奈德在篡夺者战争中和一个少女上过床。在他们经过国王大道离开临冬城的时候,他试图想起她的名字,称她为“你私生子的母亲” 。奈德回答她的名字是薇拉,但是拒绝再谈更多。

艾德瑞克·戴恩伯爵也声称薇拉是琼恩的母亲。他告诉艾莉亚·史塔克他和琼恩是乳奶兄弟,因为艾德瑞克小时候喝的是薇拉的奶水。

证据

薇拉是一位服务于戴恩家族的乳母。她是琼恩母亲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因为艾德曾亲自告诉劳勃,薇拉生下了琼恩。具体见于全书第一卷。


“对,就叫薇拉。”劳勃嘿嘿直笑,“能让艾德史塔克公爵暂时忘却荣誉,即使只是短短一个小时,她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姑娘。你倒是一直没告诉我她生什么个模样......”

奈德愤怒地抿嘴道:“以后也不会告诉你。劳勃,不要再说了,就算是看在我俩的情分上罢。我当着诸神和世人的面羞辱了我自己,也羞辱了凯特琳。”

有意思。奈德只有一种可能的原因对劳勃说谎,这种可能我们将在接下来进行讨论。但事实上,他声称薇拉是琼恩的生母,这种说法能够得到支持。

然而,对于艾德的回复还存在一个不同的解释。有些人指出艾德也许回答的是劳勃的问题,“你知道我说的哪一个吧?”当艾德回答“薇拉”,他正是回答的这个问题,所以并没有直接向劳勃撒谎。薇拉可能是劳勃所指的那个女人,但是艾德并没有承认她就是琼恩的母亲。这点符合奈德的荣誉感和几乎从不说谎的事实。

在《冰雨的风暴》中,艾丽亚和星坠城的艾德里克.戴恩有过一场谈话。


“你怎么知道琼恩?”

“他是我的乳奶兄弟。”

“兄弟?”艾丽亚不明白,“但你来自多恩,怎么会跟琼恩是亲戚?”

“是乳奶兄弟,无血缘关系的。我小时候,母亲大人没有奶水,不得不让薇拉喂奶。”

艾丽亚完全糊涂了。“谁是薇拉?”

“琼恩.雪诺的母亲,他没告诉您吗?她为我们效力有好多好多年,从我出生以前就开始。”

“琼恩从不知道他母亲是谁,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艾丽亚警惕地看了艾德一眼,“你认识她?真的?”他在开玩笑?“如果你撒谎,我就揍你的脸。”

“薇拉是我的乳母,”他严肃地重复,“我以我家族的荣誉起誓。”

“你的家族?”真笨!他是个侍从,当然有家族。“你到底是谁啊?”

“小姐?”艾德似乎很窘迫。“我是艾德瑞克.戴恩......星坠城的领主。”

所以,从书中可以得到两处关于薇拉是琼恩母亲的来源。而且这两处也基本契合,除却一些小小的现实状况。和上面提到的与亚夏拉的情况一样,艾德同样需要在星坠城度过漫长的一段时间等待琼恩的出生并把他带回北境。同样,也不是不存在奈德延长了他在多恩“度假”的可能性。

为什么有普遍的看法认为薇拉是琼恩的母亲?一个原因是这种说法比下面将要提到的第三种可能提供了更多明确的证据。不管琼恩的母亲是不是薇拉,至少我们能够确认薇拉认识奈德并且了解部分其中原委,因为她和奈德,在地理距离上相隔千里,却都保持了同一个说法。

当然有可能整个关于薇拉的事情只是为了迷惑大众而投放的烟雾弹。但不管薇拉是谁,她手中都掌握了极其关键的线索和信息。除去霍兰.黎德,薇拉很可能就是唯一在世的知道琼恩身世之谜的人,不管她是否是琼恩的生母。

渔夫之女

高德瑞奇·波内尔伯爵告诉戴佛斯·席渥斯篡夺者战争早期,一个渔夫和他的女儿秘密地带着奈德·史塔克穿过咬人湾到达北境。渔夫在暴风雨中死去,几乎让他们的旅途终止,但是渔夫的女儿继续努力,终于成功在船沉之前带着奈德到达三姐妹群岛。若波内尔伯爵所言非虚,奈德把一袋银币和一个私生子留给了她,而她以琼恩·艾林公爵的名字给琼恩起名。

疑问

  • 这个理论与薇拉的理论有相同的缺陷——两个说法都来自第三方的叙述,而这个第三方甚至都不是艾德·史塔克的好友或当年种种事件的亲历者,因此他们的信息来源也不可能是一手的。

"疯王”伊里斯·塔格利安与莱安娜之子!

这是一个大胆的猜测,并且一定不会受到大部分冰火迷的支持,他们会一厢情愿的相信高贵的雪诺一定来源于两位同样高贵者的结合。不过,马丁是那么容易叫你们如愿以偿的吗?

关于雪诺之母莱安娜的推论如同上述,本段将讨论雪诺的父亲是雷加·塔格利安还是其父“疯王”。

若我们承认莱安娜与雷加私奔的推断,那么最大的疑点,就是在布兰登被捕,甚至是和瑞卡德公爵一起被处死的这一段时间里,莱安娜和雷加为什么一直没有现身。以莱安娜的性格,必然会亲自或委托雷加营救其父兄;以雷加七国之储君之身份,若得知自己的行为已然引起了政局动荡,必然会第一时间昭示天下以莱安娜的安全,其并非偏安一隅独享一己之乐的莽夫。也许有人会说,他们只是玩的太嗨了以至于半年有余对外界充耳不闻,以此两位主人公的身份,加之最终极乐塔由三名御林铁卫把守的事实,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小之又小。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人物:伊森·葛洛佛。


最近编辑:Kimokimocom(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1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琼恩·雪诺/琼恩·雪诺的父母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zh.asoiaf.wikia.com/wiki/%E7%90%BC%E6%81%A9%C2%B7%E9%9B%AA%E8%AF%BA/%E7%90%BC%E6%81%A9%C2%B7%E9%9B%AA%E8%AF%BA%E7%9A%84%E7%88%B6%E6%AF%8D)
导航:基于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的主要推测和分析 模板

发新帖 在论坛上讨论琼恩·雪诺/琼恩·雪诺的父母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