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Roose

Michael McElhatton饰演卢斯·波顿

卢斯·波顿Roose Bolton)是恐怖堡的现任领主。外表温文尔雅,然而为人冷酷,精于算计,残忍无情。他向来轻声细语,从不提高音量,使听者不得不专心注意听。[4]他定期让人用水蛭帮他吸血,因为他认为如此能保持健康,因此人们称他为“水蛭大人”。在剧集中,他由迈克尔·麦克埃尔哈顿Michael McElhatton饰演。[5]

性格与外貌

卢斯很有耐心,他冷酷狡猾,工于心计、非常精明。他的身体“柔软且毛发很少”。[6]卢斯身材中等,也不强壮,样貌中上,看不出时光的痕迹,没有胡子,值得注意的是他那双淡得出奇的怪眼,比牛奶更深,比岩石更浅[7]他的肤色苍白,应该是由于平常用水蛭吸血,他在首次见到艾莉亚时说:“常用水蛭放血是长寿秘诀,一个人应该常常清除自己的脏血。”[4]他的声音也非常轻。

卢斯从卡林湾北上时,席恩·葛雷乔伊以臭佬的身份见到了他并如此描述:

他修面整洁,皮肤光滑,相貌普普通通,虽不英俊却也不丑。长年的军旅生涯没有给他留下伤痕,尽管已四十好几,但他脸上见不到几丝皱纹,鲜少浮现岁月的痕迹。他嘴唇极薄,抿紧时几乎成了一条线。总而言之,卢斯·波顿那张脸有种不受时间影响的城府与镇静,无论发怒还是欣喜,那张脸都用同样的方式来表达。他跟拉姆斯只有一点神似,那就是他们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冰。臭佬很想知道卢斯·波顿这辈子是否哭过,如果有的话,流出的也是冰吗?

那个叫席恩·葛雷乔伊的男孩喜欢在罗柏·史塔克的战争会议上揶揄波顿,嘲笑对方轻声细语的说话方式,还拿水蛭开玩笑。那个男孩一定疯了,恐怖堡公爵可不是拿来寻开心的人。你只消看他一眼,就会明白在他任何一根粉色脚趾头里包含的残忍,比佛雷一家人合起来还多。[8]

历史

卢斯大人参与了篡夺者战争期间的三叉戟河之战。当重伤的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被带到劳勃·拜拉席恩面前,他进言应该杀掉他。劳勃无视了卢斯的意见,宽恕了巴利斯坦爵士,并派自己的学士为他疗伤。[9]

五王之战之前,卢斯的亲生儿子多米利克·波顿死于“胃病”。

卢斯于是把他的私生儿子拉姆斯·雪诺带到了恐怖堡并认定他为自己非正式的继承人,因为卢斯没有其他子嗣了。

近期事件

权力的游戏

罗柏·史塔克为了保卫外祖父霍斯特·徒利父亲的封地揭竿而起召集封臣时,波顿发兵助阵。他因带兵有方被委以统领北军步兵的重任,目标是将泰温公爵的注意力从河间地转移开。他在夜间急行军,于清晨发动了突袭,但最终败在泰温·兰尼斯特手下。[10]然而,他组织了井井有条的撤退,重整他自己几乎未受损的人马,扼守在卡林湾前的堤道。[11]

列王的纷争

战争期间他娶了瓦德·佛雷侯爵的孙女瓦妲·佛雷(此时佛雷家族已经与罗柏结盟)。为了牵制住正从赫伦堡开拔企图西进攻击罗柏·史塔克的泰温·兰尼斯特艾德慕·徒利爵士命令卢斯与从孪河城赶来的赫曼·陶哈爵士一起夺回赫伦堡[12]

为了能用尽量小的损失夺取赫伦堡,卢斯收买了之前为泰温公爵效力的勇士团的首领瓦格·霍特。勇士团假装俘虏了一批波顿的手下带入了赫伦堡,他们进城后搞定了小股兰尼斯特的驻守部队,之后为波顿打开了城门。在赫伦堡期间,卢斯曾见过艾莉亚·史塔克但误以为她只是个平民,还要她做了他的侍酒。[7]瓦格·霍特开始疑心卢斯会背叛罗柏·史塔克转而支持兰尼斯特时他们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冰雨的风暴

勇士团俘虏了詹姆·兰尼斯特后,山羊瓦格·赫特砍掉了詹姆用剑的手,以在卢斯·波顿和泰温之间制造嫌隙。然而卢斯得到了詹姆的保证,承诺不会将受伤一事归罪于卢斯·波顿,于是瓦格·赫特的阴谋才没有得逞。在离开之前,詹姆让卢斯向罗柏·史塔克带去他的问候。[13]

罗柏召集卢斯·波顿,以便从铁民手里夺回北境。然而,得知泰温在黑水河大捷后,波顿认为史塔克家族大势已去,便开始跟泰温、瓦德·佛雷以及他的私生子拉姆斯阴谋串联摧毁史塔克家族。他在明知道将会遭到兰尼斯特家族提利尔联军屠杀的情况下,派遣北方的步兵团(但不包括他自己的部队)去攻击暮谷镇

红色婚礼中,卢斯·波顿嘀咕着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大厅。入洞房和演奏“卡斯特梅的雨季”是佛雷家族动手袭击他们的客人的暗号。这时卢斯波顿身着盔甲返回大厅,罗柏此时已经身负箭伤。卢斯·波顿走到罗柏面前杀死了他,同时说:

"我代表詹姆·兰尼斯特,向您致以亲切问候。"[14]

城堡外面,佛雷和波顿家族的士兵开始袭击北境河间地诸侯的部队,并最终歼灭了他们。因为这一表现,泰温封波顿为北境守护波顿家族由此成为北境的最高统治者,并跻身维斯特洛的顶级家族行列。卢斯·波顿也接受了皇家对于他私生子拉姆斯的合法化认可,将拉姆斯任命为他的合法继承人。

群鸦的盛宴

卢斯波顿大人和他的部队从孪河城出发回往北境, 另外2000名佛雷家的援军在伊尼斯爵士和霍斯丁·佛雷爵士的带领下也一起向北境进军。[15]

魔龙的狂舞

卡林湾向拉姆斯投降后, 卢斯见到了她的私生子并且向他引见 "艾莉亚·史塔克" (实际上是 珍妮·普尔)。 卢斯波顿对他的儿子的行为十分不满, 并向席恩·葛雷乔伊说明了这一点。卢斯认为拉姆斯过于粗俗惹人讨厌。[1]

在拉姆斯的婚宴上,威曼·曼德勒提供了食物和饮料, 除非亲眼看到鳗鱼大人吃过或者喝过的食物,水蛭大人坚决不吃。芭芭蕾·达斯丁夫人这样向席恩·葛雷乔伊描述卢斯·波顿:

“卢斯这个人没有任何感情, 你看。这些年来他所热衷的那些水蛭将他所有的热情都吸出来了。 他不会爱,不会恨,更不会悲伤。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只是一个游戏, 温和而又有趣。有些人喜欢打猎,有的人喜欢猎鹰,有的人喜欢掷骰子。 而卢斯·波顿跟人玩游戏。你和我、那些佛雷家族的人、曼德勒伯爵、他的新婚妻子甚至他的私生子,我们都只是他的玩具。”[16]

卢斯和拉姆斯将他们的部队留在临冬城等待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进攻。

在等待的过程中,几个波顿的士兵遭到谋杀, 怀疑集中到了几个史塔克家族的封臣身上。[17]然而,实际上是曼斯·雷德和他的几个野人矛妇执行了这些暗杀,他们想要解救艾莉亚·史塔克[18]

威曼·曼德勒伯爵讽刺了几个死去的佛雷,这引起了佛雷家族的人对曼德勒家族人马的袭击, 好几个人在这次袭击中丧生。

凛冬的寒风

卢斯·波顿得知史坦尼斯的部队离临冬城还有3日的路程后,将佛雷家族曼德勒家族的部队以及小部分拉姆斯和他自己的人派了出去,但仍然将自己大部分的部队留在临冬城席恩·葛雷乔伊认为,卢斯·波顿之所以将自己的部队留下,就是为了削弱潜在对手,这种事他在河间地就曾经做过。[19]

语录

没有人背后说我的闲话。如果有人这么说我,你以为我会呆坐在这里吗?找乐子是你的自由,我不会刻意约束,但你行事不能太张扬。和谐的土地,安静的人民。这是我的统治之道,也应该是你的。[1]
——卢斯·波顿对他的私生子拉姆斯·波顿


邀请能办到的事,何苦用命令。权力需要礼仪的包裹,方能发挥最大效力。[1]
——卢斯·波顿对他的私生子拉姆斯·波顿


心存畏惧,才能在这个充满谎言与背叛的世界上生存。即便在这里、在荒冢屯,乌鸦也依旧盘旋,等待用我们的尸体展开盛宴。赛文家陶哈家靠不住,我们的胖朋友威曼大人口蜜腹剑,至于妓魇……安柏家的人看起来头脑简单,背地里却很会耍小聪明,何其阴险。拉姆斯应该惧怕他们所有人,就和我一样。[1]
——卢斯·波顿对席恩·葛雷乔伊

他人眼中的卢斯·波顿

波顿的沉默比瓦格·赫特唾沫横飞的威胁可怕一百倍。[13]
——詹姆·兰尼斯特


这是个铁石心肠的人。[20]
——凯特琳·徒利


他儿子不过是他的倒影。[1]
——席恩·葛雷乔伊

家族

家族树在移动端无法显示。

 
 
 
 
 
 
 
 
 
 
 
 
 
 
首任妻子
 
 
 
 
 
{蓓珊妮
莱斯威尔}
 
 
 
 
卢斯
 
 
 
 
 
 
 
 
 
 
 
 
 
 
 
 
 
 
 
 
 
 
 
 
 
 
 
 
 
“胖子”
瓦妲
佛雷
 
 
 
 
 
 
 
 
 
 
{多米利克}
 
“艾莉亚
史塔克”
 
拉姆斯
 
 
 
 
 
 
 
 
 
 
 
 
 
 
 
 
 
 
 
 
 
 
 
 
 
 
 
 
 
 
 
孩子
 
 
 
 
 
 
 
 
 
 
 
 
 
 
 
 
 
 
 
 
 
 
 
 
 


电视剧

第一季

电视剧第一季中,卢斯·波顿没有登场,也没有参加绿叉河之战。罗柏仅仅派出两千人的小股部队去牵制泰温。

第二季

在电视剧的第二季中,卢斯·波顿随少狼主进军西境,是他的得力参谋。他给罗柏带来了临冬城被席恩夺取的消息,并建议让自己的私生子拉姆斯组建军队夺回临冬城。[21]


引用和注释

最近编辑:Seilare(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77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卢斯·波顿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zh.asoiaf.wikia.com/wiki/%E5%8D%A2%E6%96%AF%C2%B7%E6%B3%A2%E9%A1%BF)


参考:部分内容来自于维基百科

发新帖 在论坛上讨论卢斯·波顿

  • 绿叉河是故意输的

    2条信息
    • 波顿可能没有明确叛变,只是表示了这个意向...
    • 是啊 当时马丁是借提利昂的视角来埋伏笔。提利昂看到了北境各个领主的旗帜,但是没提到剥皮人。这里还要佩服一下老马这种把伏笔埋在花花草草中的功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